本站所有小说均由根据搜索引擎转码而来,只为让更多读者欣赏

当前位置: 青丝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银魂]你睡吧我负责》 >

22第二十一训

22第二十一训

榕桑 直达底部
“我、我知道了!!放开我啊你!”智久推开突然间反应激烈的高杉,两人之间的互动让他终于想起来多年之前,也曾被眼前的人这样地对待过,不同的是,上一次他挨了高杉一拳,而这一次他只从对方的眼中读到了一丝兴奋。

给高杉指了指方向,看着对方朝着他所指的方向走过去的身影,智久整理了一下被弄皱的武士服,不甘心地嘟囔着:“那个紫头发的混蛋,恶劣的性格跟他的身高一样一点都没有变!”

九樱在一旁捂着嘴笑。

不可以这样吐槽哦。

其实晋助已经长高很多啦。

高杉要找的人叫平贺三郎,名为“n郎”的机器便是出自他手。是个不爱酒水的人,甚至打架也不厉害,唯一的爱好就是研究机械,不过手艺精湛,给军队里带来不少方便。

刚一打开帐篷,高杉就看见了蹲在地上折腾一堆乱七八糟器件的平贺三郎。

听到身后的声响,男人背对着他说:“n郎又失败了吗?岂可修,这样下去怎么能超过我那个笨蛋老爹啊,又要被他瞧不起了。”

一边说着,手上的动作却没有停。

听声音非常年轻,也就比高杉大上四五岁的样子。

高杉没有马上回话,而是仔细地看了看帐篷里的东西。

男人很快从高杉的沉默里察觉到进了帐篷里的不是所谓的熟人,他快速地朝后瞄了一眼:“你是谁?”

男人的声音冷冰冰的,就像个机器人。

看着满地零碎的机械,有些甚至还不成形,但他依然从那堆零件里发现了熟悉的影子。是他曾经在战场上看到过的天人使用的炸弹残骸。这孩子连炸弹的残屑都收集了回来进行研究,真是不得了。

高杉情不自禁地勾起嘴角。

他的笑容意外地点燃了平贺三郎内心的怒火。

“你在笑什么?”

他的气愤来得有些莫名其妙。但高杉觉得,并不是那么的难以理解。

高杉从地上拿起一个制作了一半的东西,拿在手中打量,果然得到对方“别乱碰!”的回应。他的食指卷起敲了敲手中的小器件,微微偏了一下头:“这些都是你做的吗?”

在他身后沉声问:“为什么喜欢这些呢,不介意别人的眼光吗,军营里的指挥官也会对你意见很大吧,似乎你除了做这些,其他的都不在行。”

“如果要嘲笑我的话,还是免了吧,我很忙,没时间跟你聊天。”三郎转过头去,专心致志地继续研究。

类似的话,他已经听过很多很多遍了。

一个一个的都是这样,非要剑术高明才能出现在战场吗?老爹也因此处处阻拦。

他只是想用自己的方式为这个国家做些事情。

他只是……喜欢机械罢了。

只是因为这种单纯的原因,本来想着军营里会有用武之地,没想到士兵们多数来自乡下,思想并没有那么前卫,几次把他所制作的东西丢掉。

事情的发展完全脱离了他本来的计划,但是如果现在回到老爹的身边,一定会被瞧不起的。所以不能走。

面对着男人沉重的背后,高杉又是一笑,慢悠悠地提出了一个建议:

“跟着我,怎么样呢?”

三郎的动作果然一顿。

“我的鬼兵队,有听说过吗?没有听说过也无所谓,总之,我需要像你这样的人才,我会提供给你所有我能够提供的帮助。”他默默地走到男人的身后,伸出手来搭在了三郎的肩膀上。

三郎怔了怔。

多么自信而强大的男人。

多么嚣张而狂妄的男人。

他不是故意想要动摇,但是好奇怪,这个人说话的时候带着一分能够牵动人心的魅力。他的声音清冷低沉,明明是个少年的形象,却能够吸引飞蛾朝他这团火光扑过去。

他叹了口气:“我剑术很烂。”

高杉的嘴唇微微一抿,笑得有点开心。

“没关系。”

另一边。

“是吗……你们老师……”话语止住,智久叹了口气:“父亲知道也会感到悲伤吧……”

听语气,智久并不知道山本叔叔已经牺牲的事情。

三人不约而同地互看一眼,都很默契地保持了沉默。

“喂喂,你小子还是未成年吧,就上战场了?”银时抠着耳朵,漫不经心地问。

“你自己也是未成年吧……”

“不要说得阿银我好像很爱上战场的样子好吗小鬼?!要不是这些家伙啊,一个一个的……”

九樱笑了笑,绕过银时去问智久:“参军多久了?”

智久抬头看天,想了想说:“唔……半年左右吧……”

“叔叔他……知道吗?”

闻言,智久一笑,嘴边的小虎牙露了出来:“才不要他知道!在他离家之前,我们吵了一架喔!他觉得在战场上带着我就像背着包袱,我呢,偏要在这场战争里打出一个名声,绝不能被他看扁!”

尽管嘴上说着倔强的话,但语气里的傲气却能看出眼前的少年有多兴高采烈,急着向最崇敬的老爸展示自己的成长。

九樱没有回答,偏过头去看银时和桂,他们都目视前方,表情连变都没有变一下。于是她也只能牵强地将心底的那丝不忍好好地掩藏住。

山本叔叔,并不是把智久当包袱。

分明是怕他有危险啊。

那来自父亲的,沉默的,未能说出口的爱意啊……真是令人悲伤。

在高杉跟平贺三郎交谈的空档,九樱他们已经跟着智久在三郎帐篷附近的篝火旁围坐着吃起来了。

在军营里吃不到什么好东西,最多的还是酒。不过九樱连酒都没法喝,就只能吃吃烤野菜、看银时和辰马他们喝。

智久一直在跟桂干杯,两人的感情意外的很好,甚至说起了当年修学旅行智久害得桂身体受苦的事情。喝着喝着,就后喝到了兴头处,智久一把揽过九樱的脖子。

九樱吓了一跳,差点被嘴里的野菜噎到。

“呐呐,多说几句话给我听嘛。”

当初的小男孩到底是长大了,喝了好多酒才只有脸红了一些,只不过搂着九樱说话的时候,嘴里会有清清淡淡的酒气。

“说、说什么比较好呢……”

少年托着腮,搂在九樱脖子上的另一只手拿着酒壶,斜着眼笑着看她:“随便说什么,紧张的话……念个绯句什么的怎样呢?”

九樱食指轻轻地抵着自己的下巴,很认真地想了想,不经意间发出“嗯……”的声音。

然后,朱唇轻启。

“纵将人长留,无奈成空,常叹心似落樱飞,纵使不知归尽处,甘付东风……”九樱顿了顿,眼睑忽地一垂:“樱花徒散尽,不见君归路,君离意已决,相送空折枝。君是强行人,樱花留得住,落花速速飞,处处迷归路。”

那边银时和桂闻声朝她看过来,连一向嘻嘻哈哈的辰马也突然安静了。

思绪随着柔美的声线一齐被带往多年之前。

送行的那天傍晚,夕阳的余晖是无尽的浓墨,洋洋洒洒在一帮背着行李的少年武士身上漫开。

少女抱着刀站在私塾的门前,看着往日的伙伴们渐行渐远。

“小樱,要照顾好自己喔!”

“我们救出老师很快就回来!”

“所以——所以——”

私塾的孩子们的声音,充斥在她的耳边。他们一边走一边回头,生怕错过她打出的手势。

不管走得多远,都要回头看她。

那是老师自己选择的。

所以你们不要走。

不要走进硝烟弥漫的战场,我不能再失去眼前的人了。

就像那个时候看到姑姑为她而死却没有去复仇一样,想着要好好珍惜这因为姑姑的牺牲才得以延续的生命。

如果你们为了老师而死,那么便已经脱离了老师的初衷。

——虽然也想如此自私的欺骗自己。

但从什么时候开始……不是一味的保护自己,找借口去逃避,而是心里清楚的明白松阳老师亦是自己想要守护的人。

身后的这个私塾。

眼前的这些少年。

都是她荒漠般的生命里唯一的绿洲,是她的宝藏。

所以没有阻止他们离开。

用他们根本听不见的声音低低地说着。

我会在这里等着,会尽全力守护着已经被大火烧成废墟的私塾,如果老师能回到我们身边,让我去死也无所谓……

只要你们都能够……活着回来。

“喂……你怎么哭了?”智久愕然地眼圈红红的九樱。

只是念个俳句而已啊。

一边微笑着,一边眼里闪着泪花的九樱,真让人心生怜惜,也令他觉得不知所措。智久无措地看着九樱用袖口揉眼睛,傻乎乎地问道:“到底怎么了啊……?”

“到底怎么了……银时你来说吧。”桂说完这句,把头扭向无人的那一边,看不清表情。但从角度刚好能够看到他的辰马的脸上,大概能看出桂此时的神情并不好看。

气氛莫名的沉重起来。

银时只是坐在地上,一只手缓缓撑在身后,另一只手举起酒壶。

看着天边又圆又大的月亮,慢慢把酒喝下去。

作者有话要说:啊啊差点忘记已经没有存稿了啊啊啊 结果榜单到现在都没有完成tut

我亲爱的读者们你们太善良了 对我太于心不忍了啦 这种时候要狠狠抽打我催更啊~!

于是这一章没有捉虫 =__= 目测今晚到明天会一直凶狠的更新……t t 以此来补偿大家

以后要努力保持日更才不会松懈喂!

本章的俳句取自。

感谢——

“拘束之翼”扔了一颗地雷

“无谓秋冬”扔了一颗地雷

=3=!!

为了支持我的读者也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喂tut 欢迎各种催更各种滴蜡各种小皮鞭(诶哪里不对了?!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0-2018 青丝小说网ALL Right seve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