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由根据搜索引擎转码而来,只为让更多读者欣赏

当前位置: 青丝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银魂]你睡吧我负责》 >

23第二十二训

23第二十二训

榕桑 直达底部
接下来的日子里,并没有再打仗,军队进入了休养生息的阶段,虽然大家都知道,这段时间绝不会太长。

银时等人经过上一战,确实地知道了天人武器的强大,每天都在辛苦地想对策。

“高杉,对下一次的作战有什么见解吗?”桂问。

他的意见向来独到,不仅是桂,就连指挥官在制定作战计划的时候都会以高杉的想法来作为重要的参考。

只是几个人进行的小会议,并不是真正地跟大部队一起讨论作战,在场的只有高杉、桂、银时、辰马和九樱以及智久。

此时高杉正盘腿坐在一旁,脸上并没有什么表情。末了,两眼一合:“我没有什么想说的。”

“那是什么意思?”桂歪了歪头。

高杉看了他一眼,声音沉静:“除了拥有跟敌人相近的技术,我们别无选择。”

坂本辰马闻言,问道:“你的意思是,我们也制造炸弹?”

“我不同意!”桂立刻反驳了这个意见:“那东西太不保险,你忘了吗高杉?天人朝我们扔炸弹的时候,他们的同伴也受到波及。我们不能为了取胜而不管同伴——”

“如果我们不能取胜,同伴又会怎样?”

低哑的声音响起,声线里带着一味质问的波澜。

坐在高杉旁边的九樱心里被这句反问结结实实地震惊了一下。

同伴又会怎样——

那还用说吗?至今为止所见到过的、听到过的已经有无数个例子了,连同私塾里曾经朝夕相处一起学文习武的朋友在内……

“会死。”

少年稍显稚嫩的声音打破沉寂,说出了大家都不愿开口的话语。

智久抖着唇,他环顾四周人的脸,声音发颤:“我的很多好朋友……都死在那些炸弹带来的爆炸里。”

很显然,桂也想到了这一点。他的嘴巴张了张,又闭上,如此反复,才终于憋出了几个字:“总之,我绝不用天人的东西。”

绝对不能用侵略我们的国家、杀害我们的伙伴的那些人所用的东西。

九樱也是这样想的。但是她也很明白,高杉是正确的。

敌人进攻他们是压倒性的优势,光靠蛮力和勇气还远远不够,如果不能拥有相对应的技术,那么他们将会一直是俎上鱼肉,任人宰割。

“喂喂,好了好了,别吵架了!”察觉到气氛的诡异,辰马尴尬地从中调解。

而听了桂坚决的表态,高杉只是看着他,淡淡地说了一句:“是吗。”

接着起身,不发一语地离开了帐篷。

——分歧。

当这个词一下子从脑子里一闪而过的时候,九樱突然有一种冲动想要抓住他。

抓住他扇动的裤腿,抓住他体帖的鬼兵队制服,抓住他别在腰际的长刀。

她觉得特别惊恐,视野里又一次出现少年的背影。

跟眼前的这一次不同。

那是万分悲凉的,孤独的,高杉晋助的身影。

九樱撑了一下头。

“岂可修!高杉那混蛋!”桂一拳打在自己的手掌心。

智久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辰马安抚似的拍拍桂的肩:“嘛嘛,大家都冷静一下,以后再慢慢商议,朋友之间总有意见不合的时候嘛,是不是啊金时?啊哈哈哈哈哈……咦,金时?”

“喂,九菜。”

银时双臂枕在脑后,躺在地上看着帐篷顶端,死鱼眼一眨也不眨。

九樱回神,朝银时看去。

银时依然慵懒地躺在那里,甚至还很不合时宜地伸出手来抠了抠耳朵。

漫不经心地问道:“你是怎么想的?”

“我……”她顿了顿,像是在短短的时间里已经经过了深思熟虑:“我想着如果有可能的话,那就一定要试一试。”

“你说什么……小樱!”桂的声音。

辰马伸手拦了一下桂,一改往日嬉笑的表情。

银时红瞳朝她看过去:“你继续说吧。”

“就算你让我继续说……”九樱露出了有些为难的表情,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啊,毕竟在这方面,我不如你们懂得多。只不过,智久之前也说过跟朋友一起研究过机械啊之类的东西吧?晋助最近跟那个人走得很近,是不是已经有办法制造出伤害降到最小的秘密武器了呢?要相信晋助啊。”

他只是,不太会表达自己罢了。

无论是哑巴婆婆去世的时候,还是老师被抓走的时候。

如果没有人相信晋助,那么她九樱便要做第一个站在他这边的人。

不能就这样让他跟并肩作战的同伴渐行渐远。

如果那已经生疏的特殊能力告诉了她未来注定要分道扬镳各自东西的话,她便要向这命运宣战!总有一天要让你这家伙看到,我们之间,有着斩不断的羁绊!

帐篷里安静了好几分钟。

九樱突然感觉很不知所措,是不是说了什么太过得意的话呢?是不是太自以为是了?她凭什么对已有着自由意志的伙伴们说出“要相信晋助”这样的话?

各种各样负面的情绪在一瞬间充斥在内心。

就在这时,智久“噗”地一声笑了。

“你这家伙,又温柔又强大又善良,还那么爱说教!果然很像我妈啊!”

——啊、啊咧?

九樱愣掉。

一个枕头贴着她耳后的发丝呼地被摔过来,砸在智久的脑袋上……

智久吓了一跳,一把拿下贴住自己脸蛋的枕头,气哼哼地问道:“谁!是谁做的小动作!!”

辰马跟桂无声地指了指银时。

银时按了按下眼睑,隔空朝着智久做了一个鬼脸:“恋母的家伙,银桑也像你妈哟,快点叫我妈妈!”

“鬼才叫你咧,我妈才不是天然卷呢混蛋!!”

二人拿着枕头在帐篷里乱抛一齐,辰马也不知道怎么就莫名其妙地加入进去。

桂沿着帐篷壁坐了下来,目光遥遥追着九樱。

她露出一个令人安心的笑容。

桂在心里叹了口气。

小樱说得没错,朋友就应当互相信任。

那么……就相信一次吧。

之后的几天里,高杉一直单独行动,不再参与九樱他们私下开的小会。大多数的时间里,高杉都是跟一个叫平贺三郎的男人待在一起。

没日没夜的研究。

听说他已经将三郎纳入了鬼兵队,并且动用不少的人马帮助三郎搞定各种各样研究所需要的素材。

高杉认为三郎是不可多得的人才。在军队里吃的饭菜都不太好,作为鬼兵队的总督,在条件宽裕些的时候,高杉吃的会比普通的士兵要好一些,但他每次都让给三郎和其他鬼兵队的成员。

发现了这一点的九樱,总是偷偷把自己饭菜夹一半给高杉的饭盒里。

而那一天——

“原来是你在做这种无聊的事情啊。”

在她正蹲在角落给高杉的饭盒里放饭菜的时候,被他发现了。

石化,僵硬的身体。

更多的是,害羞到脸红透了的程度,和狂乱的心跳声。

看着她脸上丰富的表情,高杉一个没忍住,笑出声来。他到九樱的面前蹲下来,跟她视线向平,伸手摸了摸她的头。

莫名的带了些温柔,溺爱的滋味。

“溺爱”。九樱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想到这个词,只不过高杉手掌温热的感觉从头顶一直传达到了内心深处,就像大冬天把□的双脚伸进被炉的感觉,暖烘烘的。

“要跟我聊聊吗,九樱。”

身体自然而然地就跟着少年走了。

他们离开军营,到了不远处的小山丘上坐着。眼前是浅绿色的湖泊,抬头是深蓝的夜空。

风凉凉的,但心暖暖的。

两人只是这样沉默地坐着,吹吹冷风,看看风景,九樱就已经坐不住了。

感觉到自己似乎在逐渐上升的体温,她立刻决定聪明地开启话题:

“晋助……心情很好的样子?”

啊啊,这问题简直比谈论天气如何的话题还要做作。

正在担心少年会取笑他,出乎意料的,黑瞳里高杉那清秀的侧脸,嘴角扬起了一丝笑意。

“嗯,心情很好。”

他在微笑着。

已经有多久没有看到他这样的表情,有些放松,有些清闲,有些英俊。

——为什么呢,晋助?

在心里问。

是谁让你露出这样好看的笑容?

在心里无声地问着,好几次好几次。

少年像是听到了她的疑问,抬头看着零碎的几点星辰,声音柔柔的:“你听说了吧,桂和银时他们支持我了。怎么说呢,这种感觉……”

这种感觉……?

“这种感觉,真的很棒啊。”

像是新鲜的苹果,削掉果皮之后一口吃掉。

像是漂浮着的云朵,从天空摘下,捏成形状好看的棉花糖。

像是寒冷的冬季,晒进窗檐的第一缕晨光。

九樱愣了几秒钟之后,突然转过头去。

——神明大人,如果你在天有知,请你千万听我这一句。

——我想改变命运啊。

——只要我所爱的人有朝一日不会孤身一人。

——再一次地强调。

——就算让我去死,也是无所谓的。

“他们这一次之所以能够坚定地站在我的身边,是因为你吧?别否认了,我说过的吧,只有你才会做这种无聊的事。”见她别过头去的可爱样子,高杉露出不同于往常的,有些调皮的眼神:“怎么谢你好呢……”

一只手伸到前面,轻轻地捏住了九樱尖尖的下巴。

她的头出于外力转向了少年。

——“要不然……亲你一下?”

声音清浅。

亲、亲她一下?

九樱的心跳顿时像是停跳了几拍。

少年此时柔和的嗓音,就已经如同是清淡的吻印在她的额上,令人心惊……

实际上高杉并没有真的吻她,她的脸却像个熟透了的番茄。

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觉?真是奇怪啊。

第一次被异性用语言调戏的少女,心一下子乱飞起来。

“其、其实不用谢我。”

跟心里的慌乱相比,表面上的九樱握着小拳头,看起来一本正经的样子,只有脸红了一些:“大家本来就很相信你,意见不同的时候,只要想想彼此的初衷,就会很快理解对方的心情。大家是这样体谅你的,所以,晋助,不管以后发生什么事,希望你记住,我、银时、桂君……我们是同伴!”

高杉闻言,微微怔忪,接着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俊眉一挑,身子朝她更靠近了一些:“只是同伴的关系?”

少年的鼻息离自己很近很近。

这感觉有些熟悉,九樱仔细想了想,可还是没想起来。是什么时候,在什么地方,被什么人……如此靠近过?

不仅是高杉身上散发的淡淡香气,就连自己此时心砰砰乱跳的感觉,也这么熟悉。又是什么时候,在什么地方,闻过如此芳香……

这感觉太让人陶醉了,这种令人无法解释的,从内心发出来的甜甜香气。

少女不禁伸出手来,抵住高杉越来越倾斜的身体。

一字一句地回答:

“我们之间,是不能轻易舍弃彼此的关系。”

“……”

高杉垂眸看着她粉嫩的唇瓣,努力抑制住想要吻下去的冲动,轻轻地别开身体,坐回原处。

“你这家伙,真是不浪漫。”

少女松了一口气一般,调整着乱了的心跳。但是谁能告诉她为什么,空气里甜甜的味道却始终不散。

微笑了一下。

“浪漫啊——说到浪漫的话,果然还是仙女棒最浪漫啦。”

思绪突然飘去很远。

金银两色相互融合的火光像喷泉似的在眼前溅开。

荧荧火光在少女的周身围绕。

他站在她的身后,握着她的手晃动着长长的彩穗……

“嘁……”一边不屑地发出声音,一边情不自禁扬起嘴角,高杉偏过头看着九樱,眼底是深深的笑意:“好歹也说个流星什么的吧,仙女棒最浪漫?听起来很丢脸啊。”

“才不会丢脸呐!”

“真的很丢脸……”

“流星根本比不上仙女棒的一根棒!不,一条彩穗!不,连一束火光也比不上!”

固执得维护着内心的宝藏。

高杉逗她逗得很高兴,露齿笑着:

“但是流星可以许愿哦,仙女棒比不上吧?”

“……”

少女的眼睛突然闪闪发起光来:“可以……许愿吗?”

他点点头,再一次蛊惑道:“什么愿望都可以实现,希望世界和平什么的说不定也能行。怎么样,还是仙女棒比较浪漫吗?”

然后眼睁睁看着九樱蹙起眉来,双手的手指纠结地叩在一起,一副为难的模样。

“这、这是犯规啊……”

“嗯哼。”

“但是……但是……果然还是仙女棒更浪漫一些。”

没有什么比你们在我身边还要浪漫了。

在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什么比你们还要重要的东西。

世界和平也罢。

百年难遇的流星也罢——

就在这时,一道光线划破天际。

都在看着对方的高杉和九樱,目瞪口呆地僵在原地。

被流星的光辉照亮了一边侧脸的少年和少女,甚至都忘了流星是稍纵即逝,也都惊愕地忘掉了许愿,只在对方的眼中看见了自己。

怎么会……

怎么……会……?

“九樱”。

也许只是一个口型。

下一刻,九樱只觉得后颈被一只手扶住了。

高杉的脸在她黑色的瞳仁中慢慢放大。

要吻上了?

要……吻上了……

“卧槽这才是犯规吧这才是真真正正的犯规吧这种时候居然真的出现流星啊啊啊啊啊!!!”

熟悉的声音响起,眼前的高杉动作猛地一顿,紧接着他整个人都被一头银发天然卷的少年扑倒了。

“我靠,很痛啊坂田银时,你干什么!”

“闭嘴闭嘴闭嘴!”银时从被自己压倒在一侧的高杉身上爬起来,立刻认真地跪坐在地上:“银桑要许愿啊!!”

“我也要许愿!”桂自后面跑过来,在银时旁边停下。

“我也是!”智久也跟着跑过来。

“啊哈哈哈,我也……”

“许个屁愿啊你们!”高杉爆着青筋提着银时和桂的后领,把他们从地上拉起来,顺便抬腿踹了智久和辰马一人一脚:“你们就是来捣乱的,对吧?偷听偷看很过瘾是吧?给我起来,不准许愿啊混蛋!!都给我滚啊!!——”

一时间没能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少女怔然看着眼前闹成一团的几个人。

死皮赖脸跪在地上不肯起来的银时。

跟高杉互揪着对方头发的智久和桂。

在一旁“啊哈哈哈”地笑着的辰马。

九樱抿了一下唇。

然后再也忍不住了似的,明眸皓齿笑了起来。

末了,双手合十,对着茫茫夜空流星的轨迹许愿。

要一直一直——

一直一直都在一起!

作者有话要说:作者才不是抖呢哼!

======

再补更将近2000字。

原先的3000字变为5000+,看过的再看一遍啊!

同时

感谢“希望一辈子都不会成为腐女啊”扔了一颗地雷!

谢谢你们不嫌弃拖更的我tut

====

感谢“北一”酱的捉虫=3=!

130711 1:04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0-2018 青丝小说网ALL Right seve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