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由根据搜索引擎转码而来,只为让更多读者欣赏

当前位置: 青丝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银魂]你睡吧我负责》 >

27第二十六训

27第二十六训

榕桑 直达底部
其实他想做什么,在看到他出现的那一刻,她已经明白透了。

“我已经……我已经……”

没有那种能力了,也决定退出战争了。

只是想多在珍视的人身边待一会儿,为什么就连这样也不能够?

胧的手穿过她的腰间,将她拦腰抱了起来。

九樱脱臼的脚随着她的动作微一下垂,本应该疼得呲牙咧嘴,此时却没有丝毫的感觉。

她那毫无知觉的双手用尽全力地叩住揽过她的胧的手臂,颤抖着,用了死力。

胧连头都没有低下,只是垂着眼皮看了怀中的她一眼:

“琊,你活着就是天道众的人,死是天道众的鬼,就算什么能力都没有了,也要跟着我去接受审判。”

当年天道众要她辅佐幕府,她逃了。

现在回去也是死。如果被自己所重视的同伴以为那是她的背叛,那么她还不如就死在这里……

九樱这样想着,牙齿微颤着咬住自己的舌头。

她想到了总是吊儿郎当但其实非常温柔的银时,想到了常常做些匪夷所思无厘头的事但其实非常正直可靠的桂君,想到了表面上单纯做事不经大脑只会啊哈哈地笑着但其实想得比任何人都要长远的辰马,以及……

以及看起来酷酷的谁也不理睬的样子,但却会对她敞开心扉的……晋助。

不甘心啊。

不想死啊。

想在他们的身边,想代替老师……守护着他们啊,无论以怎样的方式。

理智一旦犹豫,想死的决心就动摇了。九樱抬着头,她的视线刚好到胧的下巴。

自己的身体从前经过天照院的训练,是百毒不侵的,所以插在自己身上的毒针不会致死。至于这麻痹感……不出意外的话,一天之后就会慢慢退去。

她在想……有没有可能,带着胧一起下地狱呢?

这种想法只是刚刚在脑内萌芽,便有血滴溅在了她向上仰起的脸上。

九樱一怔。

同时,感觉到胧的身体不可避免的僵硬了一下。

然后一个低沉而充满磁性的好听声音响了起来:

“把那双肮脏的手……从她的身上拿开……”

晋、晋助……

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

紫发少年的长刀穿过胧的肩部。

他好像受伤了,额前的刘海遮住了左眼,血沿着脸颊往下滴。可她看不清。

胧愣了一下。

从他的表情可以看得出来,极少有人能够在他察觉到之前将他一军。

“我让你放开她!”高杉喊了一句,刀尖再次抵上他的身体。

这一次是左胸口的位置。

站在身后的少年从背后对准他的心脏,往里狠狠一扎……

可那对胧没什么作用,九樱知道,胧从小就在练习一种叫做“错位”的本领,这种能力可以让他在短时间内移动筋骨甚至是器官的位置,来避免遭到致命的伤害。

他双腿自脚下旋开,跳上了身后的树,一边捂着胸口的伤,一边说:

“松阳的另一个弟子吗。”

然后将九樱放在一个很粗的树干上。

胧青灰色的瞳仁微微向下,天然的黑眼圈在他下眼睑上。自言自语似的说出这句话的同时,眼睛瞥了一眼九樱。

她不知道胧为什么会知道高杉是松阳的弟子,用“另一个”这种词语又是怎么回事。或许他们曾经打过一架,或许胧也见过银时他们……总之,应该不是第一次对战了吧。

但是,她有预感。

胧那漠然无情的眼神,似乎正在应证她的预感。

他从以前开始就喜欢用残酷的语言来毁掉她的希望。

在她拒绝纹上象征天照院奈落的纹身时,他掐着她的脖子强迫她看清镜子里自己眼睛的瞳色。

鸳鸯眼。

胧说,这对鸳鸯眼注定了她是天照院的人。

除非,把眼睛从眼眶里挖出来。

然后她颤抖着,长长的指甲在眼眶外逗留,被同属暗杀部队天照院奈落的骸拦了下来。

骸说不许。

因为骸喜欢她的眼睛。

但她最终没有把眼球挖出来不是因为骸拦住了她,而是因为胧接下来说的话。

他说就算没了眼睛,她也归天照院。这是命。

他要她认命。

胧就是这样的人。他总在别人充满希望的时候让人跌进绝望的痛苦里,这一次,也不会例外。

他冰山一样不变的表情似乎在对她说,你以为有人来保护你,就有什么会发生改变了吗?

你太天真。

所以当那句话说出口的时候……

“我要带走天道众的人,也需要经过你的同意吗,松阳门下的恶鬼——”

……九樱觉得自己的世界崩坏了。

她紧紧地闭上了眼睛,不敢去看高杉的表情。

……不是那样的。

心里有一个声音在喊。但嘴里说出的话,无论怎么听都像是在狡辩吧?

所以还是不要说了……还是不要,再去伤晋助的心了。

她竭尽全力去握胧的衣角。

只要他闭上嘴,只要他闭上嘴……

……

“没有错。”

少年略带沙哑的嗓音响了起来。

“因为你企图带走的……是我的人!”

只见他双手握刀站在树下,然后几秒钟过后,九樱感到身下的树干强烈地震动起来……

他把整棵树都劈开了。

胧想要拉他,但高杉接着攻上来,强力的攻势让胧往后退去数步。从树上掉下来的胧跟主动攻上来的高杉相比更加被动,顾不上九樱了。

然后她随着重力往下落。

跌在地上了。

可是,一点也不疼。

后来呢?

后来银时他们来了。

再后来,已经无法用三言两语来简单说明了。九樱只记得胧走了,走前给她留了一句话——

从今往后,你在他们心里究竟是琊,还是什么九樱。

让我看看吧。

拭目以待着。

夜里,银时他们跟指挥官产生了激烈的分歧,对于九樱的去留。

胧的出现让军队元气大伤,尤其是他不惜一切抢夺九樱的行为令一部分人不能理解。她本身就是女人,女人在战场上劣势太过明显,且现在身体长久的麻痹,在现下的境况里就像废人一样。

高杉冷冷地让他们出去吵。

帐篷里一下子只剩下他们两个人。

如果以上的发展对于九樱来说得到了缓解,那么接下来便进入了最坏的事态。

——高杉的眼睛,看不见了。

不是被胧弄瞎的,或许在那更之前的时候,跟什么人打斗时瞎掉了。

看不见的只有左眼。

九樱看着他在自己的面前换下纱布,撩起刘海时,那一道长长的伤口在少年俊美的脸上显得如此突兀。

心里破了个洞,杀进了无数的冷风。

她曾经是天道众的人,这件事确定已经知道的,只有高杉一个人。

他亲耳听到胧说出这样的话,却没有问她。

她不知道这是为什么。

但是,她已经不能再待在他的身边了。

如果之前还有所退路的话,现在,已经无路可退了。

这个她曾经想要与他对视,直到天长地久也不移视线的少年……已经,无法面对了。

换好了纱布,高杉开了一壶酒。只喝了一口,便朝她看过来。

她觉得喉咙一下子变得干干的。高杉的视线让她觉得无地自容。

然后高杉拿着酒,缓慢地来到她面前坐了下来。

“身上的麻痹感还没消失吧。”他问。

她愣了下,点了点头。

“那么接下来的话,你不必说出来,只要点头或者摇头就好。”顿了顿,他看着她漆黑的眼:“你,真的是天道众的人吗?”

这个问题终于来了。

九樱下意识地摇头,呆了一下,最终还是唇一抿,把下巴往下吃力地压了压。

高杉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觉得自己拿着酒壶的手在抖。

忍了再忍。

忍了再忍。

最后还是忍无可忍地狠狠攫住她的下巴:“你……”

声音沙哑。

她惊恐地睁着眼看他。

看着他那平静无波的眼神里,一点一点深缓地翻滚着黑色旋涡,漩涡之下是滔天的巨浪,简直要把她淹没了。

他会说什么?骂她吗?还是就这样把她给掐死……无论对她做什么,都不算过分吧。

毕竟她……做了更加过分的事情啊。

然而少年微颤的嘴角却在这时勾了起来,握着她尖尖下巴的那只手也转为青涩地摩擦。

弄得她痒痒的。

微微俯□,在她的耳侧轻轻地说:“九樱,想喝酒吗?”

他为什么要这么问?明明知道她现在回答不了。

热热的呼吸喷在她的耳廓。

九樱觉得心里像是有一只小爪子在挠啊挠,这种感觉就像是浸泡在巧克力做的游泳池里,像是长着角的小恶魔拿着一本故事集在诱惑着想要早睡的孩子。

少年带着酒气的吐息让她的脸红到了耳朵根。

“想知道上一次你喝了酒,都跟我做了什么吗?”

他又低头喝了一口酒,接着抬着她的下巴贴上了她的嘴唇。

那个流星划过天空的时候没有来得及献上的……初吻。

九樱睁大了眼睛,浑身僵硬地承受着从对方嘴里渡过来的酒水,辣辣的,水渍沿着他们相贴的嘴唇往下滑,流过她尖细的下巴。

少女感受着高杉侵略进来的舌叶,带着清淡的酒味跟她纠缠在一起。

然后呆掉了。

有谁能告诉她……上一次喝了酒之后,她究竟跟晋助都做了什么?

……接吻了吗?!

作者有话要说:三更献上!依然没有捉虫的说……

我只想说少女啊,你想得太单纯啦……不过这文真的会这么早就上肉吗?【托腮想

日更日更!我努力!!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0-2018 青丝小说网ALL Right seve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