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由根据搜索引擎转码而来,只为让更多读者欣赏

当前位置: 青丝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银魂]你睡吧我负责》 >

29第二十八训

29第二十八训

榕桑 直达底部
第二训的内容。

在私塾的生活是很平静的,就像流水一样,不过并不是毫无知觉,九樱觉得,光是听着哗哗的水声,就觉得很快乐。

不过,私塾里的女孩只有九樱一个。起初被松阳收留的时候还以为他是开孤儿院的,至于高杉他们叫他“老师”,还以为只是这个男人的恶趣味,没想到真的是开私塾的。

——其实归根究底会怀疑的原因只是因为一般的私塾不收女学生,这一点九樱是知道的,但是为什么松阳愿意留下她呢?

对此,只能心怀感激。

令九樱更加在意的是,私塾里的孩子们开始学习手语了。

此时此刻,九樱正靠着门坐在一旁,看着院子里的孩子们在互相用手语交流,像是接触了什么不得了的领域一样,玩得不亦乐乎。

“他们学得很快吧?”

说话的是松阳老师。九樱抬眼,正看到松阳走过来,坐在了他的旁边。他的眼睛看着在院子里互相打手语的孩子们,笑容温润:“这些都是晋助教的呢。”

虽然早就猜到是那个叫做高杉晋助的孩子教他们手语的,不过在松阳那里得到证实的时候,九樱还是有些吃惊。

“他为什么会手语呢?”九樱比划着。

松阳因为是这间私塾的老师,为了看懂九樱想要表达的意思,特意让高杉教了他不少常用的手语,所以跟九樱说起话来不会太困难。

“晋助是大户人家出身,听说从小照顾他的佣人婆婆就是个聋哑人,晋助的手语就是这么学来的。”

想到刚接松阳来到私塾的时候,恰是那位婆婆离开没多久,高杉整个人都处于一种很恍惚的精神状态,后来一步一步融进了私塾的生活,却怎么也不愿回去之前他自己的家了,松阳笑得有些无奈。

两人正聊着,忽听到桂与高杉的声音。

“银时,银时你在这里吗?”

“再怎样也不会躲到鸟窝里的白痴。”

“高杉!你快爬上来看啊,这上面有鸟妈妈新孵化的小小鸟哦!叽叽!叽叽叽叽!”

“……快给我从树上滚下来!”

此时,高杉站在不远处的树下,抬着头爆青筋中。

九樱和松阳一起往树上看,只见桂爬的老高,双手双脚一并抱住了一根粗树枝,正脸泛红光地调戏着鸟窝里的小鸟。

“小太郎……快下来,”松阳的笑容有些挂不住:“会摔疼的哦。”

连老师都这么说,桂只好从树上恋恋不舍的爬下来,几步就跑到松阳和九樱这边来:“那个,我有好好在学手语哦,老师,现在已经学会了一个,九樱来跟我说的时候我就一定会懂了!”

他一边说着,一边一本正经地给松阳比划他刚学的手语。

高杉从身后狠狠地抽了他的脑袋。

“你只学会了这一个手语吗白痴?!”

九樱边看边笑,那手语的意思是“茅厕”。

“女孩子也要上茅厕的啊!”桂辩解道。

“她要上茅厕自己找找就可以了,为什么要特意问你!”

“啊……也是。”

脑袋再次被抽。

一旁的松阳也眯着眼笑起来:“真难得听见晋助吐槽呢。”

“……”听到松阳的声音,高杉又恢复了之前的样子,垂着眼在松阳的面前,说:“学生失礼了,老师。”

“并没有……”松阳伸手摸了摸眼前男孩的头:“跟朋友就要这样相处哦,晋助。”

九樱在一边看着,高杉平时总是一副少爷的样子,吐槽的时候也是冷冷的,但是在松阳老师面前却一直都很乖,看得出来,他很喜欢松阳老师。不过,他还是有朋友的,九樱觉得在这个私塾里,高杉跟桂还有那个叫银时的家伙走得比较近。

说到银时,高杉和桂现在好像就是在找银时来着。

“走吧,我们去找银时,我想我知道他在哪。”松阳这样说着,又对九樱说:“一个人没有关系吧?”

她点了点头。

松阳这才放心,带着桂一起去找银时了。

高杉也要跟着去,刚准备走,九樱用手拉住了他的衣角,比划道:“找他做什么呢?”

高杉似乎没想到九樱会主动找他,有一瞬间的恍神,但很快恢复如常,声音平平地回答:“教他。”

他并没有详细解释,但是九樱知道。

那个叫坂田银时的男孩总是在上课的时候打瞌睡,高杉教大家手语的时候他也在睡觉,所以他才要给银时“补课”吧。

九樱微笑着对着高杉比划:“谢谢你。”

高杉看着她的动作,脸颊出染上一些红晕,他别开头,淡声道:“……不用谢我,是松阳老师让我这么做的。”

九樱依然保持着那样诚恳的笑容,再一次比划着“谢谢”。

眼前的男孩只是沉默着扫了她一眼,接着就跟上了松阳他们。

九樱笑着看着三个人的背影,心里也不由得生出一个疑问。那个叫银时的男孩去哪里了呢?

到了晚上的时候,私塾里的小孩子们都被家长接走了,只有几个无家可归的人才会住在私塾里。

九樱就是其中之一。

一同留下来的还有高杉和桂,高杉是因为家里太远为了方便才留在私塾里,而桂也差不多,听说是为了练习剑道。

毕竟平时上课的时候,松阳很少让学生们拿真刀练习,但是在晚上的时候,桂就可以缠着松阳让他辅导。

九樱起夜的时候,桂跟高杉他们的房间已经熄灯了。说起来,银时似乎跟他们三人共用一个房间。

她走过院子去茅厕的时候,突然听到不远处的大门那边似乎传来什么声音。走近一听,那声音是从门外传来的,似乎是小孩子的呼噜声……

没有多想就打开了门,抱着一把剑靠在门口的墙壁上睡熟了的银时猛地惊醒,死鱼眼样地左右看看,在看到九樱的刹那间松了口气。

“呼,是你啊,吓到银酱了,还以为是阿飘之类的东西呢……”

阿飘……是在说幽灵吗?

九樱掩嘴笑,比划道:“既然害怕幽灵,为什么不进去睡呢?”

因为是初夏的时节,男孩穿得很单薄,又因为热而把袖子挽起来。九樱刚比划完就看到,银时的胳膊上略微鼓起了一小块,又红又肿。

也不知是不是注意到了她的目光,银时的手不自然地一缩,在地上站了起来。

“你你你你快回去吧,我们孤男寡女在一起被别人看到不太好,银酱我还是个处男呦!银酱不是处女座但绝对是个处女呃不是处男呦!”他念念叨叨地背过身去,刚要走就被九樱拉住了手臂。

“啊痛痛痛……”银时大叫,叫了一半猛地反应过来,声音又缩小下去。

果然,胳膊受了伤。

九樱拉住他之后,让他正对着自己,在他的面前手心向上地伸出手掌来。

银时看了看她脸上严肃的表情,明白了她的意思。

“啊那个,银酱要去打猎了呦!要去守株待兔了呦!没时间陪小妹妹聊天了,拜拜!……”话说了一半,见九樱脸上的表情还是没有变化,一副很坚定的样子,银时没法装作轻松了。

他老老实实地将手伸了出来,手心朝上,给九樱看。

这么一看,九樱不禁倒吸一口凉气。

银时的手心红红的,加上他胳膊也肿起来了,不难猜出他这么晚不回去睡觉是要做什么。私塾里上剑道课的时候,常有小孩子把手心弄得伤痕累累,有的甚至会哭起来。每到这种时候,受伤的小孩就会跑到松阳老师那里求抚摸求顺毛。

可这个人,为什么要装作不疼呢……

看着他手心里的伤痕,九樱伸手握住他的手腕,然后抬高到她的嘴边,轻轻地对着他的伤痕吹气。

“喂喂喂喂喂……你你你你……你对银酱做了什么……”嘴上这样说着,手却不敢往回抽。银时表情石化地看着眼前的九樱:“妹子你你太主动了噢,银酱喜欢矜持女呦,就是【哔——】漫画中要靠强【哔——】才肯就范的女主角!”

听着他满口“xxx”地说脏话,九樱毫不在意地给他吹完了手心,像是妈妈对待自己的孩子一样地摸了摸他一头银色的天然卷,还用手语说:“现在不痛了吧?”

小的时候她受伤了,姑姑也是这样对她的。

“……你当银酱是三岁小孩吗喂!不带这么瞧不起人的!快把你的脏手从银酱柔顺的头发上拿下来啊啊!!”

九樱默默地指了指私塾的门,意思是:再这么喊会吵醒里面的人哦。

银时立刻又是一脸石化了的便秘表情。

九樱的“咸猪手”终于从他的头上拿了下来,银时不自在地挠了挠自己的头发,眼神飘忽地看上看下看左看右,就是不看她:“那个……那个什么,你可不能把今天的事告诉别人啊,用手比划也不可以呦!听到没……”

九樱安静地看了他几秒钟,直到银时的视线重新落在了她的身上,她才深吸一口气,比划道:“银时是八嘎。”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0-2018 青丝小说网ALL Right seve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