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由根据搜索引擎转码而来,只为让更多读者欣赏

当前位置: 青丝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银魂]你睡吧我负责》 >

第三十八训

第三十八训

榕桑 直达底部
人的记忆就像树枝一样,相互联络,错综复杂。只要触动其中的一枝,其他的树枝也会受到牵动。

大概,就是这样的道理。

坂田银时坐在病床上,头部刚刚包扎过,现在正绑着绷带,死鱼眼正盯着盖在自己腿上的被子。大家见他并没大恙,刚打算松一口气,就被银时的一句话堵得哑口无言。

他只是稍稍抬了一下眼皮,漠然地问道:“你们是谁?”

坂田银时——丧失了记忆。

病房之内先是统一石化,紧接着炸开了锅。

“银酱你不认识我了么?我是神乐阿鲁!”

“银桑!对我没有印象吗?就算对我没有印象,对这副眼镜应该会有点印象吧?!”

“臭小子,打算就这么把之前拖欠的房租忘得一干二净?……啧!”

……

而九樱,什么都没有说。

她呆呆地看着大家拉着银时晃来晃去,仿佛这样就能让他的记忆细胞重新活过来似的。她只是突然说道:“大家不要吵——丧失记忆就说明,银时的脑袋受到了严重的损伤,使劲摇晃的话对他不好的!”

刚才还激动得手脚并用的几个人一瞬间都安静了下来。

九樱抿了抿唇,对依旧不明现状的银时说:“银时……现在,大家会一一自我介绍,并且说一点跟你之间发生的事。你慢一点,试着回忆一下,看看能不能想起什么。”

银时的反应是木呆呆地点头。

九樱给了大家一个眼神,示意他们可以开始了。

先说话的是有着一对猫耳的凯瑟琳。她在自我介绍的时候,银时尚且还能仔细听着,但当她说起之前发生过的事情,银发男人的表情就越来越困惑,最后纠结地抓住自己的一头乱发,烦躁地说自己什么都想不起来。

其余的几人也不死心,一个个地自我介绍,可他还是一点印象都没有。

银时这次……受伤真的很重呢。

医生说急也没用,丧失记忆这种事要静观其变。也许这个人永远都无法想起过去的事情,也许他下一秒就能恢复。

可是静观其变有的时候也是很残忍的一个词啊。

“先到这里吧。”登势揉了揉自己的眉间,愁绪显而易见:“大家现在的心情都是一样的,不过银时应该还要再在医院观察两天,天也不早了,都先回去吧。”

新八有点犹豫:“的确太晚不回去的话,姐姐会担心。但是……”

少年至今还没有一整夜都不回家的经历。

“我不走!”神乐抱住了还在病床上躺着的银时的手臂:“我要在这里陪着银酱!反正回去也是我跟定春还有樱花酱三个……没有银酱的万事屋就不是万事屋了阿鲁!”

大家都被神乐的一席话说得心口一酸。话已至此,再怎么样也无法说动这个别扭的小丫头了。九樱这时开口,说:“就这样吧,新八先生还有登势婆婆、凯瑟琳小姐,你们先回去,我在这里陪着小神乐,跟她交替着看护银时。”

大家面面相觑,都没动。

她轻轻叹息,再次说:“有什么情况会及时通知给大家的,都不要担心了。”

就算才来到江户没有多长时间,九樱的性格又是软得一塌糊涂,但在这种紧要的关头,却意外地令人感到非常可靠。

登势抽了口烟:“那就这样吧。”

银时到底是个刚发生了意外没多久的病人,身体疲劳得很,登势他们刚一走,他就沉沉睡去了。神乐盯了他很久,怀里还抱着银时出事前拿着的,随着天沉下来,神乐终于也累了,九樱让她躺到病房里安置的沙发上,还给她盖了一床小被。

知道还有九樱跟她交替着看护,少女睡得安心多了。九樱坐在病床旁边的板凳上,看着躺着的银时。

他的眼睛闭得很轻,呼吸非常均匀,睫毛跟发色一样,也是银白的。但像是做了什么不好的梦——也或许,是睡梦之中也在拼命回忆过去的缘故,他的眉心时不时紧紧皱起,冷汗直冒。

九樱不知道做些什么才比较好,叫醒他——又不忍心,下意识地握住了他露在外面的手掌。

男人却突然睁开了眼睛,愣愣地看着她。

“那个……”

“嗯?怎么了?”九樱松开他的手:“要喝水么?”

“……不,要撒尿。”

“……”

男人从卫生间回来的时候,眼尾扫了一眼在沙发上熟睡的神乐,刚好神乐发出了带着银时名字的梦呓。男人微微一怔,才重新到病床上躺着。

“你是九樱小姐吧。”带着敬语的——完全不是坂田银时的语气。

九樱很不习惯,还是点点头。

“再给我多讲一些我的事吧。”也许是被交替着看护他的两人感动了,银时摸了摸自己头上的绷带:“我再试试看。”

九樱觉得心情有点复杂。

“很抱歉……银时,你在江户这几年的生活我都不清楚……”

“为什么?”

“我……差不多有十年没有跟你在一起。”九樱如实答道:“不过,在那之前的事情,倒是可以跟你讲一点哦。”

无论是偷偷学手语的银时。

还是穿着洁白的武士服,挡在自己身前的银时。

亦或者是——

……在离别的那一天,蔚蓝的天空下,以吊儿郎当,却异常温柔的声音,跟痛哭流涕的自己道别。

她说起了很多以前的事,自顾自地,陷入了久远而幸福的回忆中,完全没有注意到银时的表情。回过神来男人正目不转睛地看着她,然后,突然地——

“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我大概很喜欢你吧。”

诶……?

九樱茫然,还以为自己听错了。

那一刻,她那本来就反应慢了半拍的脑袋,突然像断了一根线,发出了“嘣”的一声。

“为什么不回答,九樱小姐?”

因为太突然了,所以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这样的理由?

那边,坂田银时看了她一眼,重新闭上了眼睛:“算了……结果怎么样,看你的表情就知道了。”

银时又睡过去了。

她又想起了上一次跟高杉见面的时候,对方也是这样认真地看着她的眼睛,问:九樱,你喜欢我?

那个时候的九樱——

即便犹豫过,却很快就笃定地告诉自己——是喜欢。

并非像银时喜欢草莓巴菲,也不是像桂君对可爱事物的喜欢,而是……真正的,女人对男人的喜欢。虽然没能说出口,但她那个时候的确是这样想的。

而对银时。

同样是不能失去的心情。同样是,只要看到对方,就能感觉到幸福的心情。

她难道是……难道是花心吗?!连她自己都不知道这是怎么了。

但是,为什么。

你只要看着我的表情,就已经知道了结果——

“啊呜……樱花酱。”神乐打了个呵欠,从沙发上坐起来:“银酱还在睡么?”

“嗯……小神乐,我出去给你和银时买点吃的。”她说完就往门口等。

神乐却叫住她:“樱花酱你怎么了阿鲁?”

指了指自己象牙白的皮肤,神乐适应九樱:“脸通红通红的阿鲁。”

又过了几天,银时出院了。虽然头上还绑着绷带,实际情况却好了很多。在他住院期间,到病房看他的人有很多,但大部分都是街上的酒友。新八说,现在知道银时失忆的人还不太多,不想一下子吓到大家,想让银时再试着想想。

但是,很遗憾,结果还是没有想起来就出院了。

大家拼命给他讲很多的事情希望能对他恢复记忆有所帮助,借此,九樱也了解到了许多在她回来地球之前发生的故事。虽然从别人的口中多少都有点夸大其实,可还是——很快乐,快乐到令人忍俊不禁。

银时现在的生活,真的……很快乐。

后来,九樱又跟神乐和新八一起带着银时去街上。

“银桑,这条街是你最喜欢的,有没有想什么来?”新八说:“银桑在大家眼中是歌舞伎町的守护者,这一点无论你有没有失忆都是一样的,所以看到这样的街道,一定能有所记忆的吧!”

于是……

“什么?是真的吗,银时。你失忆了?”桂小太郎的表情认真:“到底发生了什么,银时,详细地说给我听。”

第一个碰到的,竟然就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友人。

新八无奈地说:“都已经失忆了要他怎么说啊……倒是桂先生,你在这里做什么?”

“要救国救民也得有钱才行。”桂一边说着,一边不忘了招呼路过的行人。在他后面,竟然是挂着“暴走武士”牌匾的风尘店,“你不进来看看吗银时,能让你忘记不愉快的事。”

新八:“你还要他忘记什么事啊!你到底是不是他的朋友啊!!”

桂指了指他身后的九樱:“银时,有比你身后的九樱还要漂亮的美眉哦,物美价廉,真的不来看看吗?”

九樱眯着眼睛笑:“你今天不去打工吗假发子小姐?”

总是这样……

朋友们都是些不正经的家伙们,三两句就闹成一团。这会儿又跟银时打闹在一起,惹得路人都涌上来。

被围得里一圈外一圈的大家当然没有看到,就在他们一团乱麻的时候,一辆写着真选组的警车已经停在了他们的身边。

一个声音在这时候响起:“那不是……卡紫辣吗?!!”

“还有,那个女人是——”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无谓秋冬]扔了一颗地雷

↑好久不见啊!=3=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0-2018 青丝小说网ALL Right seve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