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由根据搜索引擎转码而来,只为让更多读者欣赏

当前位置: 青丝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银魂]你睡吧我负责》 >

第四十三训

第四十三训

榕桑 直达底部
高杉晋助没说知道还是不知道,只是一笑:“从我的船上能看到很漂亮的花。”

“诶……真的吗?”

“嗯,船开的时候沿途会路过很多地方,有一次看到了成片的樱花,据说那个小镇也是以樱花命名的,叫樱花镇。”

樱花镇?好美——

这么想着的同时九樱想到在私塾的时候曾经跟老师一起去修学旅行,那个时候曾经坐船。

去时漫山遍野的樱花,和别时空空如也的树杈,形成鲜明的对比,在船上更是看得清楚。

晋助说话时轻柔的语气,就像是一个温柔的邀请。

她以微笑回应:“好啊。等到樱花开的时候,晋助要带我到船上看喔。”

委婉。

而干脆的——拒绝。

高杉闻言,淡淡地笑了,手轻轻地拍了拍她的头。

不只是没情趣……还很残忍呢,九樱。

晚上的时候那个盲人剑客来了。九樱记得……他好像是叫冈田似藏。男人那张本就不善的脸变得更加铁青,紧紧绷着,看样子心情很恶劣,一进门就像是看到了她一样地,冷冷地问:“高杉大人在哪里。”

九樱告诉他高杉在二楼的房间里。像是预料到男人会在这几天造访似的,高杉要他准备的茶都是跟上一次冈田似藏点的茶一模一样。

冈田到了二楼,敲了敲门,在高杉同意他进去的时候,九樱在身后,听到高杉对眼前的冈田似藏说:“哟,好像伤得挺重。”

受伤了?

连九樱都差点没看出来,这个男人走得笔直,根本不像是受了伤的人。晋助是怎么看出来的呢?

疑惑的时候,只见冈田似藏将刀从腰间抽出来:“呵呵,差点爬不起来呢,高杉大人。就连这把刀,也变成这个样子了。”

那把被他抽出的刀,除了刀柄之外的部分全都没了,看痕迹像是被别的东西所斩断。

她不禁多看了一眼。

高杉却很悠闲地抽了一口烟斗。

“你说要在计划开始前试试身手,看来结果显而易见啊。”

“啊,确实令我有些意外。”

高杉坐在原地,略一抬眼:“你不打算跟我说点什么?”

冈田似藏站在原地没有动,也什么话都没说。

高杉冷冷地哼了一声,说了一句“别跟我来这套”,声音低沉冷漠,听者就连九樱都能感受到那压抑在喉间的冷酷。然后她突然明白过来男人为什么一直不说话。

她把茶放好后走出房间,慢慢地拉上门。

夜深的时候,那两人终于谈完了。

九樱趴在一楼的一个桌子上,睡梦中听见了二楼开门的声响,冈田似藏的声音平静地响起:“不必担心,我会尽快跟村田汇合,到时候再跟你联系。”

说到这里他又是一顿。

“总往这个茶屋跑,总有一天这里也会变得不安全。高杉大人,你明白我的意思。”

他走的时候高杉没有下楼送他,九樱也没有动,只是微微抬头,用手撑着腮看着这个盲人剑客。

果然很灵敏呢,即便她没有出声,也能细微的捕捉到对方呼吸的频率,而停下来,脸朝向她。

“你好像跟高杉大人的渊源很深,希望你不要拖他的后腿。任何企图浇熄火焰的水滴,我都会在那之前将它毫不犹豫地烘干殆尽。”

面对着根本不能说是客气的言辞,九樱只是弯起眉眼,微笑着说:“谢谢你。”

这句谢谢无疑是有些突兀的。冈田似藏闻言似乎愣了愣,然后冷哼一声离开了茶屋。

九樱上楼找高杉的时候,发现他已经在她的卧室里等她了。慵懒地坐在窗边的男人,在夜色中、在幽黄的灯光中,看起来漂亮而危险。

她走到高杉的旁边坐下,头轻轻倚在他身上:“要走了吗?”

高杉低声笑了笑,嗯了一声。

她却伸手环住他的腰,将脸整个贴着他的臂膀,毫不吝啬的表达不舍。

“我还会回来的,你不是拿走了我的酒葫芦么。”高杉仅以这样的语言给她轻轻的抚慰。

九樱叹了口气:“可我还想要别的呀!”

高杉又是语气上扬的单音节,她抬头看着男人,说:“想听你弹三味线了。”

在茶屋住的日子里,高杉除了随身的刀之外,就只带了烟和酒。

其实她从一开始就想听他弹三味线了。

而他刚开始到这个茶屋里来的时候只是跟鬼兵队的干部们暂时开一个小会议,根本没想到自己会住下来,所以三味线之类的东西,当然是没有带的。

他搂过九樱的身体,让她依偎在自己的胸前,笑容淡淡的。

“嗯……那下次你去我的船上,我弹给你听。”

“那我要等到樱花开的时候?”

他勾了勾唇:“不为赏花就不能到我船上来?”

当然……不是了。

她躺进他的怀里,慢慢闭上眼睛,刚准备睡去,身体慢慢向后倾,接着背贴在榻榻米上。

诶……?

刚才还搂着自己的高杉此时在自己的正上方,他背着光,紫红色的刘海细碎地沿着脸颊垂下来,离她的脸很近很近。

“我走之前不下留点回忆么?九樱。”

男人的嗓音有些沙哑,此时听来却隐隐含着些旖旎之感。

九樱只觉得他的眼神愈来愈柔软,墨绿的瞳仁蒙了层水色一般,接着男人低下头,薄薄的嘴唇印上了她的,然后——

深吻……

高杉晋助的舌尖趁着她还未做出反应的时候探入她的口中,拨弄着她无措的舌尖,吸吮,撩拨。

太突然了……

蹙起眉完全是生理反应,发出“嗯……唔”的声音。

她的两臂被高杉以不容拒绝的力道压住,随后,就像是确认她不会反抗一样,抬起一只手来,轻轻掀开她的衣襟。

高杉松开她细嫩的嘴唇,而后轻轻咬住她尖尖的下巴,接着,是雪白的脖颈……

“等、等一下晋助,”终于得空说话,九樱叫道:“今天不行!”

男人挑眉,“嗯?”了一声。

他的声线里带着些轻浅的喘息,那件她购制的深蓝色的浴衣也开了大半,露出精壮的身体。

九樱的脸色红一阵白一阵,语气可怜兮兮:“我……我好像来例假了……t__t”

“……”

啊啊啊,她果然是个没情趣的女人吧,呜。

结果,第二天还不到中午,高杉就走了。换下了她送给他的深蓝色的浴衣,又穿上了那件绣着金蝶的紫色和服。

走之前她戳了戳他身上的衣服,问他有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同,他还是之前的那种要笑不笑的表情,没回话。九樱感觉很懊恼,她明明有把那件衣服洗得香香的啊,晋助居然感觉不到!

这时,男人却低低地笑了。

那个时候九樱才有“啊,被耍了”的感觉。

之前一直因为有晋助在的缘故,所以即使茶屋繁忙,也能以轻松的心情面对。但是这不代表着晋助走了之后,那种突然低落下来的心情也可以用繁忙的日常来冲淡。

她很不安。

无论是给客人泡茶的时候,还是自己一个人的时候,之前发生的事就会缠上心头。

晋助跟冈田似藏一定在计划着很危险的事情。即使知道这一点也无济于事,甚至于或许危险发生的时候她都没办法帮忙。只有这一点,让九樱感到非常烦心。

银时那边也是。

好像有好长的时间都没有消息了,辰马明明说之后就会写信告诉他茶屋的事情的……

“哟哟哟,客人都到门口了还没人来招待啊怎么?”

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

她愣了一下,朝门口看去。那里赫然站着三个人,穿着红色旗袍的少女笑得很灿烂:“老板娘快点出来阿鲁!!”

“银桑还有神乐,你们别闹啦。”眼镜少年这样说道,然后朝九樱招招手。

新八,神乐。

还有……银时。

只要看一眼那个人脸上懒散的笑容,她就知道坂田银时已经恢复了记忆。

可是,还是忍不住扑上去,大力摇着银时的领子:“你这个混蛋终于想起来了吗!!为什么这么晚才来找我啊啊啊!”

银时被她摇得有点头晕,双手搭住她的肩才好不容易把她推开。

“喂喂,阿银我可是带着我的万事屋来给你的茶屋打杂的诶,别一上来就暴力嘛。”

一旁的新八拿出一封信来递给九樱,说是坂本辰马寄给他们的信。

在那封信中除了辰马依旧叫错银时的名字之外,就连重要的话总是最后才说这件事也没有改变。

…………s 九樱现在一个人开了间茶屋,金时你要是恢复记忆了就去帮帮她的忙吧,工资我和赔偿你撞坏房屋的费用一起夹在信里面了,啊哈哈哈……

另外还附了她的地址。

“抱歉了,”银时漫不经心地揉了揉自己的卷毛:“本来我恢复记忆之后想马上来找你的,但是又接到了很多紧急的委托,就想着完成了之后马上来见你……不过现在应该也不晚吧?”

作者有话要说:不知道有没有二更

别等……

虽然九樱跟总督没h起来 虽然总督又走了 但是下次见面的时候一定会h起来的!【握拳

到时候你们不要嫌太惨烈就好……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0-2018 青丝小说网ALL Right seve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