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由根据搜索引擎转码而来,只为让更多读者欣赏

当前位置: 青丝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银魂]你睡吧我负责》 >

第四十六训

第四十六训

榕桑 直达底部
又子将躲在门板后面的武市变平太拎出来,“这是前辈的主意。”

天生长了一对空洞无神的眼睛,男人梳着貌似地中海的发型,被迫被又子拉出来,指着一旁的万齐说,“是万齐领的路。”

万齐面无表情,“因为又子想知道你们在说什么。”

“不要又推到我的身上啊啊啊——,,”

简而言之,三个人都有责任就对了。

九樱看了看一旁的高杉,他看上去就像早已习惯了一样。这也是她没有想到的,令人闻风丧胆的攘夷志士中最最激进的一派——鬼兵队之间,相处起来竟然是这个样子的。

这个时候,又子又来到自己面前,怒目圆瞪:“你啊!跟桂小太郎和坂田银时他们很熟是吧?晋助大人从来没有……”

“来岛。”她话还没说完,高杉晋助就开口打断了她。

她呆了一下,看向高杉。只见男人眼尾微微上挑,看着她说:“你今天话太多了。”

被高杉不冷不热地说了一句,来岛又子只好住嘴,还象征性地用手捂住嘴巴,表示再也不多说话。万齐叹了口气,跟高杉交换了一下眼神之后,就拉着又子跟武市一起离开。

“等一下,”高杉说:“帮我把三味线拿来。”

又子拿了三味线进来后,就将门关好,出去了。

估计不会有人再偷听了。高杉坐在窗檐上,半身倚着船的窗棂,用眼神示意她过来坐下。

她依然有些忐忑,但还是蹭到了高杉的脚边的位置,坐了下来。

男人用腿托着三味线,右手拿着拨片,左手调弄琴弦的样子,真的是很好看。他试弹了几个音,窗外的微风徐徐,拂动着几缕紫红的发丝。

“想听什么?”

“你随意地弹吧。”反正这些年她除了高杉的三味线之外,谁弹的都没有听过,就连那个时候偶遇的万齐,弹奏时她也是在想着他的。

高杉轻轻笑了一下,没出声,嘴角往上,弯出沉静的弧。

手拿拨片在琴弦上轻轻挑动,一味深长的乐符便像是从指间跳出来一般,被拉得很远。他手再一动,弦乐戛然,跟刚才截然相反地变得短促,连贯起来形成独特的韵律。

九樱的心突然就静了下来,不再像之前那么闹了,如果这时候让她抬头看窗外的天空,大概会觉得月亮的形状也像被咬了一口似的那么可爱。

她的头轻轻一斜,靠在了高杉搭下来的那条腿上,男人弹奏得慢了一拍,她就在这个空档开口,只有两个字:

“好听。”

高杉的三味线停了,人却坐在窗檐上没有动,由着女人靠着他。

九樱的声音悠悠地再次响起:“但是呢,总觉得这首不适合独奏,如果有另一把三味线……或是多几种选择来伴奏的话,会更精彩。”

“你觉得独奏太单调?”

“不是太单调,是太孤独了。”她回答,抬头正迎上他的视线,把双层暗示说得自然无比:“晋助自己弹,非常的清雅,可是总觉得少了些什么。”

高杉垂眸看她:“你的耳朵只听着我的音符还不够吗?”

“我愿意只听你一个人的音符,晋助。可是这首曲子呢,如果要把同奏的尺八和筝去掉的话,就会显得孤冷,弹不出它原来的韵味。”

的确是由尺八和筝作为伴奏来进行的曲目,高杉在听过一遍之后颇为喜欢,于是将其中三味线部分提炼出来改造成了独奏,很偶尔的时候万齐也会来跟着合一下。

原来,她能够听出这曲子名叫。

从刚才开始九樱就不对劲了,也许是这船上的什么人跟她说了什么,如果是以前,九樱绝对不会说出这样的话。她看向他的眼神就好像在说,她愿意陪伴,却不愿他切断命中所有的羁绊,选择一个人。

这感觉就好像是,反复提醒他还有另外两个碍眼的人的存在。

高杉晋助沉默半晌,慢慢离开窗檐,原地坐下,坐在了九樱的身旁,将手中的三味线递过去。

他调整了一下坐姿,让九樱坐在他的前面,双臂将她完全圈在怀里,把三味线搁在她的腿上,让她拿着拨片,另一只手则握着她的手放到了琴弦上。

“那我教你弹。”他的声音从九樱的后方传来,就在她的耳边,低沉而平静地响起:“你会弹了,我就不是一个人。”

一边这样说着,一边操纵着她手上的拨片在琴弦上动作,发出清亮的单音。

“弹这个音的时候,要按住这边。”

他慢慢讲解的声音,一点一点钻进她小小的耳朵里。

高杉又贴近她一些,双臂也在不知不觉中收紧,他的力道不重,但足以让她无法轻易挣脱,如同阴谋一般,反应过来时九樱已经能够感觉到他的鼻息,离自己的耳廓很近很近。余光里高杉上扬着的唇线,一如既往的好看。

“学得很快啊。”

说这句话的时候,高杉稍微低了低头,嘴唇有意无意地擦过她的耳垂,落在脖子上。

胡……说。

明明都是晋助握着她的手在弹奏,她根本什么都没有学到,脑子里只有他呼吸的远近,手掌的温度,和每一次跟她说怎么弹三味线的时候……那略微低哑的嗓音。

高杉在这时松了手,从后面轻轻地搂住了她的腰。

九樱的手里还僵直地拿着拨子,怀里抱着三味线,只感觉散在后背的头发被高杉拨开了,然后凉凉的薄唇贴上了她的后颈——

“晋助!”下意识抬手捂住自己的脖子,却忘了手上还拿着拨片。长长的拨片朝他脸上刮过去,他没来得及躲开,下巴旁边被拨片的一角划过,顿时出现了红痕。

然后红痕慢慢渗出血迹来。

“啊……”她吓得叫出声,脸由红变白,扔掉手里的拨片,怀中的三味线也放到了地上,回身去摸他的脸。

刚刚受伤的地方只是碰一下周围都传来丝丝痛意,男人却眉都不皱一下,只是抬手抓住了她伸过来触碰他伤口的手腕。

“出血了?”他问她,就像自己不知道似的。

她语无伦次:“对不起晋助,对不起……很疼是不是?对不起……我,我不知道……”

他绿眸只是一眨也不眨地看着她,淡淡地说:“舔掉。”

高杉握着她的手,将她的手背抵到自己的脸上。

“有点疼。所以,”他的脸微微一侧,避开伤口,轻轻磨蹭着她的手心:“你温柔点。”

明明是在命令。

却不是命令人的口吻。

高杉晋助的轻言细语,连声音里都带着些勾引。即使是从没被人碰过的九樱,也能从他的一言一句,一个表情动作里,感受到浓郁的引诱。

像是吸血鬼在捕获猎物之前,先扮作绅士,向目标伸出手,温柔地邀舞。

九樱鬼使神差,当真像受到魔法的驱使,两只手慢吞吞地攀上他的双肩。男人极耐心,手只是老老实实地放在她的腰间,半搂着女人,眼见着她由被自己圈在怀里的姿势改为主动回身跪坐在自己面前,朝着刚才她亲自赋予的伤口伸出细嫩的舌叶——

小心翼翼地舔舐着渗出来的血。

末了九樱用食指遮了一下唇,喃喃地说:“这样是不是不干净?果然还是要用酒精来消……”

消毒的“毒”字还没说出来,高杉已经将她整个人抱在怀中。他的脸埋在九樱的颈间:“还有什么比你干净……”

他的话好像不是在说干净还是不干净的问题,话头在高杉的嘴里莫名其妙的偷换了概念,像是在说“还有什么比你可口”这样的令人害羞的话。

九樱的手架在他的肩膀上,看起来像是搂着他的脖子一样暧昧的姿势。

她突然想起了刚回江户的时候,冲田曾经跟她提过高杉身边会带着女人,现在想来他带着的那个女人八成是来岛小姐。

但……

“晋助呢……晋助……和我一样干净吗?”她的手不安地卷着他脑后的发丝。

什么时候开始有这种心情了。

会嫉妒,会吃醋,还会想一些可能根本就没有发生过的事情。

高杉晋助显然也没想到她会突然问出这样的问题,愣了一下之后,稍微松了松搂着她的力道,扶着她的后背,在她额前落下一吻:“当然。”

九樱笑了,也不知是不是故意调侃他,语气轻松地说:“诶——是么?可我记得辰马有跟我说过喔,以前你跟银时出游,两个人还都看中了同一个女孩呢……”

“我忘了。”

“喂,这个回答太狡猾了啊!”

高杉看着她,嘴角的笑意没变,尽管他可能真的已经回忆不起来那么久远的事情了,但他依旧特别认真地捻过她一缕橘色的头发,缠在指尖,低头轻轻亲了一下,眼睛却一直看着她:“不过,看中同一个女孩的事情,倒是一直如此吧。”

九樱眨了眨眼。

高杉接着欺身上去,两人的姿势从坐着的改为一上一下,上面的是高杉,下面的是九樱。她长发在和室内的榻榻米上散开,有几撮落在胸前。高杉慢条斯理地将那束头发理到一旁,顺势也将她浅色的和服拉开,难说是不是故意。

伸手护在胸前几乎是潜意识里的第一反应。

男人只是垂眸,视线在她被捂皱了的里衣上流连,那里露出了她没能遮住的锁骨,瘦削而漂亮。

他碧绿的眼睛立刻暗下不少,手指缓慢地按揉着她的嘴唇。

“晋助,那个,唔……”九樱一张口,高杉就将手指伸进了她的嘴巴里。

她的舌头不自然地刮蹭着他的指腹,痒痒的。

高杉的脸隐在月色投照的阴影里,九樱的皮肤却被月色渡得更加白皙,像雪一样。

“晋助大人!!”

又子的声音从门外响起。

高杉双臂撑在她两侧没有动:“什么事。”

“武市前辈问需不需要吃点宵夜什么的……”

“……不需要。”

他勾了勾嘴角,刚要低头咬上她的颈部时,门外的又子再一次出声:“晋助大人!!!万齐前辈——”

“万齐又怎么了?”高杉的声音里已经露出了些怒意。

她僵着笑容戳了戳他的胸口,想让他起来,可高杉还是一动也不动,直到听到又子说春雨的人来了的消息。

“万齐前辈说春雨派来的人刚刚到了,想问他是现在去飞船上跟春雨谈判还是明天……”

他闻言,只是看了看她,然后缓缓起身。

——却反被九樱一把拉住。

“春雨……宇宙海盗,春雨?”她拉着他,蹙起眉来:“为什么你要跟那种人交涉,晋助?”

作者有话要说:以为要滚床单了?太单纯了你们!都说好了惨烈的初夜了不是,怎么可能在这么温柔的气氛下进行嘛。

大家新年快乐呀。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0-2018 青丝小说网ALL Right seve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