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由根据搜索引擎转码而来,只为让更多读者欣赏

当前位置: 青丝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银魂]你睡吧我负责》 >

第四十七训

第四十七训

榕桑 直达底部
宇宙海盗,春雨。

顾名思义,宇宙中的掠夺者,收纳了宇宙里最最恶劣的天人。技术发达,实力雄厚,制造各种武器,无恶不作。九樱跟随辰马在宇宙间游荡的时候,每到牵扯上春雨的生意,最后一定没有善终。

为什么,晋助会……

高杉没有理她,只是保持着被她揪住的姿势不动,对门外的来岛又子吩咐道,“照我们之前说的来。”

照之前说的来……,究竟是,做了怎样的打算,要与那样坏的组织扯上关系。眼前的人,她又了解多少?选择了剔出筝和尺八而独自演奏的音乐家……难道那把名为红樱的妖刀,也是经过天人之手……?

“晋助,你到底打算做什么?”

高杉没有回答,只是在她的上方反问道:“你不觉得这个时候说这些,太过煞风景了?”

“那你觉得我现在会有心情跟你做、做这种事?”她直起身体来,高杉便往后退了一下,九樱拢上已经掀开的和服,坐到了一旁。

“冈田先生问我,歌舞伎町这条街里,值得红樱砍一下的人,我认为有谁。”她看向高杉,诚实地说:“我……很害怕。”

高杉晋助掏出烟斗,慢慢点上:“你还是觉得是我下的令。”

“我相信不是你。”她的睫毛又长又密,此时垂着,月光之下在眼皮下方映出一小片阴影来。

“如果是我呢?”他突然说,声音还是无波无澜:“就算是我下的令又怎么样,你想说什么?”

九樱惊讶地看着他:“……不会的。”

高杉失笑,回视九樱,烟从烟斗里袅袅升出。

“你很矛盾啊。你到底是信我,还是不信我?”

“信你。可是我不相信冈田先生,而且你要做什么,我也捉摸不透。”她如实答道:“我很怕你把自己置于危险的境地。也很怕银时他们被你的手下伤害。”

这不是相信还是不相信的事情。

她大概只是希望,在危险发生之前能够在这些人的身边,保护他们——

高杉晋助就像是猜透了她所想的那样,什么都没说,只是坐在那里拍了拍自己的腿。

他突然柔软下来的态度让九樱措手不及,根本就无法抵抗。

她愣了愣,还是靠了过去。

“躺着吧,像在茶屋那个时候一样。”他说着,轻轻摸着她的头发,手中拿着的烟斗没有放下:“你多愁善感一点也没有关系,只要多担心我一些就可以了。”

这样的话,她就能老老实实地待在他的身边。

“我当然,很担心你。”

这么说着,她躺在他腿上,拉了拉他的浴衣:“你答应我,不要对他们出手。”

“……”

“你不说话,我就当你答应了。”

“……”

“晋助啊。”就像是自言自语一样,她对着一直沉默的高杉说:“你说在你的船上能看到漫山遍野的花,我相信了,可是没有看到。这一次你答应了,我也相信了,如果你骗了我的话……”

他等了一会儿,九樱并没有继续说下去。

“怎么,就不原谅我了么?”

他终于出声,回答他的却是女人均匀的呼吸声。

高杉低头,看到九樱阖着双眼的睡颜,柔和而美好。

“来岛,武市,我知道你们在门口偷听。”他说,然后明显听到门口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现在逃跑也没用了,武市再给我拿床被子来。还有来岛,你进来陪着她。”

门口传来两人挫落回应的声音。高杉扶着九樱的头起身,将枕头轻轻挪到她的头下,然后给她盖好了被子。

“晋助大人,万齐前辈已经跟着春雨的人走了,您待在这里也没有关系的。”又子提醒道。

高杉却弯了弯嘴唇,说:“我只是觉得她醒来应该不想看到我。”

他淡淡笑了的样子,在来岛又子的眼中却像是苦笑。不带任何温度,却……酸酸的。她不禁看了一眼旁边睡着的九樱,脑海中只有一个念头:

笨蛋死丫头,我从来没看过晋助大人这样的表情。

他那么爱你……你这么蠢,一定不知道吧?

第二天,九樱一醒来就看见眼圈发黑的来岛又子,顿时吓了一跳。

“来岛小姐……?你这是……”

见她醒了,一向直来直去,只对着高杉晋助才会格外谦逊有礼的来岛又子,竟然坐正了。

“咳咳。九、九樱前辈,早餐已经准备好了,你要在这里吃还是跟晋助大人一起吃?”

……眼前这个黄头发的姑娘真的跟之前骂自己蠢的女人是一个人吗。

九樱很不适应地笑了笑:“唔,来岛小姐,其实不用这么客气也是可以的哦?而且,你没有睡觉么?”

她这么一问,又子立刻就想到昨晚晋助大人临走前的行为,让自己陪着九樱,还怕窗边太潮湿让武市给她拿了床被子来。

晋助大人是何等的用心良苦。

想到这里,她心一横,跪伏在九樱的面前,摆出了一副请求的姿势:“九樱前辈,请务必跟晋助大人共进早餐!拜托了!”

九樱这回是真的吓到了。

“这……是当然的啊,快起来啦来岛小姐!!”

结果,熊猫眼非常严重的又子小姐依然不管不顾,非要亲自把九樱送到高杉所在的和室里。她这才清楚的意识到,原来万齐昨天送自己去的房间并不是高杉平时住的,这个更加大的和室才是。

想到两人昨晚的举动,她不禁开始怀疑,或许,晋助并没有真的想要得到她的身体。他或许从一开始就决定了跟她住两个房间。

为什么?这不是晋助的性格。

难道说,他其实已经看出来了——她还不够坚定的这件事。

可是怎么办呢。

只要一想到银时他们会因为晋助和那把妖刀而受到伤害,她就无法专心地谈恋爱了。

跟来岛又子一起站在门口的时候,她还担心这样的心情无法掩饰,但是,当和室的门打开的刹那,坐在里面的高杉朝她勾了勾唇,说“早”的时候。

她只觉得之前的担心都是在浪费时间。

“早安,晋助。”九樱说着,坐到了高杉的对面。

来岛又子很识相地拉好门,还在门口喊着不会再偷听了之类的话,说得她又开始不好意思起来。而高杉只是用眼尾扫着她,眼底的笑意虽然很浅淡,却是确确实实存在的。

“睡得怎么样。”

“很好,”她说:“如果晋助在身边的话,那就更好了。”

高杉抿了抿唇:“嗯,是今晚的邀请吗?”

“呃……总觉得这么说有点儿……”有点歧义啊。九樱汗颜。

他只是得逞了一样地笑,好像调戏她是多高兴的事一样。

不过。

九樱注视着眼前的男人。

嗯……晋助最近笑的时候变多了。这不是她的错觉,是真的。

“呐晋助。”她叫了他一声:“昨晚我做梦了,梦见了以前的事情。我生日的那一天,你、桂君还有银时一起为我准备的生日,我们还一起放了仙女棒。还记得么?”

高杉“嗯”了一声:“当然记得。回来的时候天空突然有烟火坠落,还吓了一大跳,明明不是能放烟花的日子。”

“啊?”

高杉低低地笑了笑:“噢,我忘了,你那天喝醉了,就没看到。很美的烟花呢。”

她听着,呆呆地像是陷入了沉思。

高杉忍不住问她在想什么,九樱看着他,犹豫着说:“你这么一说……我突然想起来,第二天早晨碰见松阳老师的时候,我好想闻到他身上有烟火味呢……”

她这么一说,高杉也怔住了。

九樱开始疑惑,也或许是她当时迷迷糊糊的出现了幻觉也说不定?但是——不对!高杉的话点醒了她,愈是回想,那一天老师身上的烟火味就愈重。

那一天……是老师为她的生日,让天空开满了花朵么……

时隔多年,突然领悟了这件事之后,泪腺突然全开,眼眶中顿时涌满了泪水。

啊啊……他们都还没有认真给老师庆祝一次生日,那个对他们来说比起任何都要重要万分的老师,却已经不在了。

高杉将九樱拥在怀里:“我会把,这个从我们身边夺走了老师的世界砍得渣都不剩。所以。”

他嘴唇贴着九樱橘色的头发,轻声问道:“今晚要看烟火么?”

无意间将头埋进男人胸怀的九樱闻言怔然。

烟火?

诶——?!

“诶——?!”

跟九樱发出同样叹息的,是这艘船上的第二位女性。来岛又子一脸吃惊地看着她:“晋助大人说今晚有烟火可以看?这次要毁掉哪里,歌舞伎町?!”

“不是啦!!”九樱急忙打断又子的妄想。

也难怪她会想到那么离谱的地方去,她不在的这些年晋助似乎每参加一次类似的活动,都会多多少少出一些奇怪的事情,上一次江户开国二十周年的祭典上他也是奔着杀掉将军才去的。

正正经经为了看烟火而放烟火的事情……这还是第一次。

“好像已经让手下去置办烟花了呢,来岛小姐,这艘船上只有我们两个女人,晚上一起看吧,好吗?”

温柔地提出这样的邀请,嘴边还含着微笑……任谁也无法拒绝的吧?

一向泼辣的来岛又子别开视线:“一起看就一起看啦,让你跟晋助大人两个单独看的话也太便宜你了哼。”

“是,是~”九樱忍不住偷笑。

又子瞥了她一眼,戳了戳她的腰间:“喂,你什么武器都没带的吗?我记得万齐前辈应该给了你一把刀啊?”

九樱想了想,确实是有这么回事,那天她用来教训了前来挑衅的冈田似藏,虽然后来被晋助从门上拔下来放到了她的枕边,但她觉得在船上用不到武器,而且也太繁琐了一些,于是就没有随身携带。

将情况跟又子说了之后,又子狠狠拍了她的后脑勺:“你傻啊!晚上必须带着听到没,虽然我不觉得会有人来偷袭啦,不过晋助大人让你带着刀你就老老实实地带着啊!”

“好,”她微笑着说:“谢谢关心,又子,我晚上看烟花的时候一定带着。”

“可别得意忘形了,关心你又不代表我就不讨厌你了!”

那代表什么啊,来岛小姐。

九樱笑笑。鬼兵队的人……也不是真的那么难以相处。

然而晚上的时候,却真的有人来偷袭了。

在她跟又子两个人站在船的夹板上等待烟火的时候,一个火红的身影以极快地速度闯入视线,并且逼近站在船头的高杉晋助,拿着一把伞状的武器对准了他的后脑勺。

来岛又子一语成谶。

“今晚的月亮,又大又圆。本以为会有辉夜姬光临,没想到……却是个野蛮的丫头。”

他话音刚落,又子已经冲过去,双轮手枪噼里啪啦朝着偷袭者连发子弹,那穿着红衣的人在地上滚了两圈儿突然举起武器对准了又子,两个人展开了对峙。

“我来岛又子不允许任何人透析晋助大人!”

“又子哟~你的内裤上有脏东西阿鲁!”

……阿鲁?

九樱跑近才看清,跟又子对峙的是一个少女,扎着两个丸子头。

那不是——

“小神乐?!”她叫道。

神乐和又子同时愣了一下。

“你认识她?”

“啊啊,樱花酱你怎么在这里阿鲁!”

九樱却比她更加不解:“你为什么在这里啊?”

神乐的表情倏地变了,跟刚才面对又子故意做出来的猥琐样子截然不同。那是一种很认真很认真的表情,认真到让九樱觉得,很可能下一秒这个坚强的少女就要哭出来了似的。她澄蓝的双眼一眨也不眨,伞尖儿指向了船头的高杉晋助:“假发……假发好像被那家伙给杀了……”

作者有话要说:二更了。

下一章上肉。

顺便虐一下。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0-2018 青丝小说网ALL Right seve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