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由根据搜索引擎转码而来,只为让更多读者欣赏

当前位置: 青丝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银魂]你睡吧我负责》 >

第四十八训

第四十八训

榕桑 直达底部
不敢相信。请到sikushu看最新章节

不,是无法相信——

在少女带着颤音的话语中,九樱只是愣了05秒,身体赶在理智恢复之前急转,向着船头站着的身影冲了过去。

——而后。

那个人墨绿的眸子微微一眯,手轻而易举地制在她的腰间,将她卡进怀里。用轻慢的声音喃喃地说:“这才是……我想要的辉夜姬。”

而她几乎是狂乱的。

用力捶打着男人的胸膛:“高杉晋助你混蛋,你混蛋你混蛋你混蛋……”

高杉有力的双臂紧紧将她抱在怀里,感觉到她拼命抵着他前胸试图与他保持距离,然后,大概就在下一秒,九樱只觉后颈一痛。

世界陷入黑暗以前,视线不停拉近在男人的锁骨处,身体向下,被他拦腰支起。

——诶?

——晋助你……

九樱再醒来的时候,并不在之前自己的房间里。

盖在她身上的小被子跟之前她房间里的一样,干净,发出温柔的、淡淡的清香,舫内比她的房间要大上许多,角落里还放着一把三味线。

这个和室她来过。

男人就坐在不远处的窗檐,她醒了之后才点了烟斗,朝着窗外呼出烟雾:“冷静点了没有?”

外面的天已经黑了,是不是已经黑得看不清江水的颜色呢。

九樱摸了摸自己的后颈,高杉的那一记手刀避开了要害,但果然还是很痛。

她移开视线,刻意不去看高杉,只是问道:“神乐呢?”

“今天来船上大闹了一场的女孩?在来岛那里。”

昏暗的灯光里,九樱细密的睫毛微微颤了一下:“来岛小姐……现在在哪里?”

她这么问的时候,声音也低了下去。

不仅仅是声音低了下去,连头也低了下去,就好像不敢去接收身侧的男人望过来的锐利目光,她自己也是知道的,闯到船上来的神乐一定是来阻碍高杉的,所以她不能问这种问题,这么问的话,就好像要背叛高杉一样。

高杉果然朝她看了过来,只是目光,并没有九樱想象中那样的灼热,没有烫伤她。

然后,他起身。

脚步近了,在九樱的旁边坐下,抬起手来,在她先前被他打伤的地方轻轻按摩。

“还疼吗?”

她沉默着,感觉高杉宽厚的手掌带着一股精碎的电流,让她坐立难安,鸡皮疙瘩从他指腹的位置爬到她的颈部。

高杉“嗯?”了一声。

她老老实实地回答:“……一点点。”

高杉稍微放轻了力道,揉捏着她伤处的动作没有停下:“今天晚上在我这里睡么?我这边的枕头更硬一点,你不会太吃苦。”

他的话让九樱眉心微蹙。

在这里睡——她现在怎么可能有心情在这里睡。

九樱略微抬手将高杉放在自己后颈的手轻易地挡开:“不了。我回去。”

在自己视线范围之外的高杉,九樱当然不知道他是什么表情。但想来,一定是垂着眼睛,略微勾起嘴角,冷冷地微笑吧。

然而,就在她快要走掉的时候,身后的男人突然开口:“去让又子给你拿点药吧,她在最里面的储藏室。”

他将一件外套扔了过来。九樱回身接住,只见他一只眼睛被雪白的绷带包裹,余下的那只眼微微阖着,手中的烟斗燃着凄弱的火光。

“多穿点。”

……晋助,谢谢。

九樱没敢多耽搁。船舱内的房间很多,船又很大,她摸索着终于在找到了最靠近尽头的房门口听见了神乐的声音,似乎跟来岛小姐起了争执。

她推门而入,屋内刹那间安静下来。

九樱尴尬地笑笑:“……大、大家晚上好……”

“樱花酱!”

“是你?”来岛又子看向她的目光有些复杂,眼睛一垂,视线落在她怀中的外套:“喂你!拿着晋助大人的外套到这里来是什么意思,在炫耀什么吗混蛋!”

“哪里……”九樱走过去,将怀里的黑色唐草纹羽织外套递给又子:“晋助说储藏室很冷,来岛小姐一定很冷吧,所以……”

她没有继续说下去。对于说谎这件事,她还是有些不习惯。

来岛又子又惊又喜的表情,不敢置信地看着九樱,而后颤抖着接过她递来的外套,感动到眼泪都要流出来了:“真、真的吗!是晋助大、晋助大人……”

黄发女人双手小心翼翼地托着那个男人的外套,不要说穿了,只是这样拿在手里,她都幸福得快要死掉了。

九樱感到心口处涌上一股强烈的罪恶感,她强压下内疚,对来岛和在一旁守着的武市说:“晋助说由我跟她单独谈谈,两位可以去休息了。”

“嗯~嗯~晋助大人说的话我来岛又子一定会听从的!前辈我们走!”

仅靠一件外套就把来岛又子给搞定了。

但武市却不是那么简单的人,他跟着又子离开时突然停下步子,九樱的呼吸一窒。接着,武市回头,对他说:“九樱小姐,还请你不要严刑拷打,稍微温柔一点对她哦。”

“……诶?”

瞪着一双无神的眼,武市一边往外走一边喃喃自语:“像这样的孩子再过个两三年就是她最耀眼的时候了……哦我这可不是萝莉控,是女权主义。”

随着男人的变态言论一点点的消失,两人的脚步声也越来越远。

九樱抹了一把汗,这才转向神乐。

红衣少女澄蓝的眼此时写满了不解。

“樱花酱,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阿鲁?”

九樱根本没时间详细地回答她!

确认那两人和鬼兵队的其他人已经走远,她立刻麻利地帮神乐松绑。

说是储藏室,这里也太空旷了一点,因为空旷而寒冷。神乐穿的衣服很单薄,又是短袖,衣服上破了两个洞,虽然没有伤痕,衣服上却有血迹。

“没关系吗小神乐,手脚都能动么?”

“没问题的阿鲁!”神乐活动着重获自由的手脚:“可是樱花酱,你还没告诉我……”

“那些事情都无所谓的吧?”九樱说着,边拉着神乐边往外走:“现在,我帮你逃跑!”

神乐愣了一下:“等等樱花酱!帮我逃跑是什么意思……你不跑么?”

她的脚步微微一顿。

神乐的表情更加困惑了。

“你认识那个男人是不是?”

她……无法回答。

侵入这艘船,用一直作为武器来使用的雨伞对准了晋助的神乐,一定把晋助当做了敌人。如果她承认跟晋助相识这件事,神乐必定会刨根问底。她不想让神乐把晋助当做敌人,但她现在却没有办法解释这一切……

九樱抿了抿唇。

“小神乐……那个男人,跟我和银时还有桂君很早之前就认识。”

“跟银酱和假发也……认识?”神乐意外地瞪大了眼:“可是他、他把假发……”

九樱轻轻地微笑了起来,抬手摸摸神乐的头:“那个人并不是个坏人,相信我哦!只不过小神乐现在在这里非常的危险,所以你要先逃走才行。我会帮你找到桂君。”

“我不逃!我跟你一起找阿鲁!定春在这艘船上闻见了假发的气味,他现在可能……可能……”少女说不下去了。

潜意识里,谁都不希望桂小太郎已死的这个消息是真的。

可是,像那样每晚都要认认真真把自己的秀发洗上个两三遍,比任何人都要讲究洗发水的男人,怎么可能轻易让别人取下自己的头发。

即使如此,女人仍然这样说了——

“桂君一定没有死,我向你保证。至少,你说的那个男人……他绝不会对桂君痛下杀手。如果桂君在这艘船上,我就一定会帮你找到!”

女人这样说的时候,目光灼灼,仿若漆黑的夜空里猛然亮起的星辉,微小……却耀眼无比。

神乐安静了两秒钟,终于点了点头同意了她的话。

九樱舒了口气,握了握神乐的手。

就在两人小心翼翼地拉开房门时,却见早就应该走开了的来岛又子和武市站在门口,堵住了逃走的路。他们身后是若干鬼兵队的人,每一个都拿着武器。来岛又子仍旧没有把高杉的那件外套穿在身上,她双手环胸,第一次在九樱面前露出冷漠的目光:

“晋助大人特意吩咐我们要好好审问这个家伙,又怎么可能让我们先去休息!你这个恶毒的女人,居然敢背叛晋助大人——!!”

啊啊。

看着眼前的人,九樱突然明白了。

晋助故意告诉她小神乐被关在哪里,并不是好心的告知。

而是……试探。

她的全身在这一刻满是冷汗,下一秒就被来岛又子拿枪抵住了头。神乐没能从狭隘的过道逃出去,重新被关在了储藏室里。

“走吧!去向晋助大人解释解释!”女人命令道。

一个男人的哼笑声突兀地出现在僻静的船舱内。

冈田似藏一只手捂住鲜血淋漓的右边胳膊,无力地靠在一旁的墙壁上,发出微弱的喘息:“正好都在呢,我回来了。”

怎么回事?

他的眼睛明明什么都看不见,九樱却觉得他在看着自己。

连冷酷而扭曲的笑容也像是在对着她。

然后,那个消息就这样传进了她的耳朵里——

“坂田银时,也被我干掉了。”

作者有话要说:好久不更新咳咳,我面壁。

==============================

捉虫

2013012513:57

不会坑的啦=皿=l3l4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0-2018 青丝小说网ALL Right seve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