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由根据搜索引擎转码而来,只为让更多读者欣赏

当前位置: 青丝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银魂]你睡吧我负责》 >

第四十九训

第四十九训

榕桑 直达底部
也许在女人至今的思想概念里,最不可能发生的两件事,就在这短短的时间内都发生了。请到看最新章节穿越沙场的生杀,无数次举剑而去,无数次浴血归来的桂君和银时,怎么可能……怎么可能被你这样的家伙……

可是,冈田似藏那仿佛生长在他右臂上的“东西”,正缓缓地、恶心地蠕动着,仿佛有生命一般,已然不再是一个人类的右臂,就好像在说那个“东西”确确实实已经把银时和桂君都杀掉了。

又子和武市两人也跟她同样露出惊愕的表情。

“似藏你搞什么,这手臂是怎么回事?”

男人笑了一下,紧紧握着右臂的左手表明他现在还没有完全适应这样的手臂,眉心也微皱着:“这个嘛,就像你们看到的那样啊。不过,你们这是要去哪?”

“我们?”又子看了一眼身边的九樱:“哦,去找晋助大人,这女人想带着我们抓到的入侵者逃跑。”

九樱淡淡地开口:“我并没有要逃跑。”

冈田似藏看着她,依旧是冷笑:“我倒是不怎么意外呢,这家伙可是坂田银时那边的人啊。你们去把晋助大人叫来,这女人我来看管。”

“什么?”又子皱眉:“冈田似藏你不要自以为是了!你算什么,居然敢让晋助大人屈尊来找你?”

冈田只是抿着笑意,不作答。

又子刚要发火,被身边的武市拦下。

震惊之余,是从女人那里散发出来的,强烈的杀气。

九樱微笑着:“好啊,我跟着冈田先生吧。”

两人在储藏室旁边的房间里待下,坐得不远,不知为何,又子觉得有点不安:“武市前辈,你刚才干嘛拦着我啊,冈田那样子不会伤害那家伙吧?”

“不会。”

武市变平太一边说着,一边往高杉所在的方向走:“走吧,去找高杉大人。”

……现在有伤害对方的意向的,应该是那个女人吧。

外面的雨越下越大了。

寂静的房间内。

九樱看着冈田似藏一点一点地脱下衣服,最后坐在一面墙壁前,单手费力地用绷带将右臂的伤口缠好。他深吸一口气,再将它呼出来,这样做了十几次,那样子九樱并不陌生,在大约距今十年前的攘夷战争中她也受到过重伤,那个时候她就是这样做的。

这个时候,男人说话了:

“你很奇怪啊。”

刚刚经历过一场战斗,他受到的创伤显然没有看起来那么轻松。

九樱在他旁边的不远处仔细地观察着他:“哪里奇怪了?”

“我说我把坂田银时干掉了的时候,你分明是想杀了我的。现在我也没有绑你,你为什么不逃跑,也不动手?”

不逃跑当然是因为她本来就不打算逃跑啊,白痴。

九樱朝他翻了个白眼。

至于为什么不动手……

的确,跟着男人走到这里之前,她确实有杀心。而冈田似藏说是要看管她,而且知道她要对自己动手,却不把她绑起来,明明知道她的背叛,却在她面前若无其事地运息调整。

这些都只能说明一点——

这个男人希望九樱对他动手。

她注意到,冈田似藏脱衣服时之所以动作很慢,是因为怕布料触碰到他右臂。那里是颜色深紫的触手在一下一下地蠕动,却并不像是伤口。

之前冈田有跟他说过,他只是给红樱妖刀打个下手,他现在断了一条胳膊回来,那把刀却不见了?这很可疑。

虽然真的很难相信,现在九樱也不得不去考虑长在他右臂上的那个可怕的迷之生物,这个男人在刻意挑衅之后就这么毫无防备地坐在她眼前——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

他其实是想拿她来练手!就用他的那条右臂……

冈田似藏说过,她妨碍了晋助的意志。

即便是九樱,面对未知的可怕“生物”,和一个对自己抱着恶意的男人,也难免有些害怕。

不可轻举妄动。

这就九樱当下的想法。如果在什么都不知道的情况下攻击他,不仅不能为银时和桂君报仇,恐怕连自己的性命都保证不了。

她看着冈田,说:“冈田先生,我只有一个问题要问你,希望你能告诉我实话。”

冈田没有答话,只是微微偏了一下头,示意他有在听。

“你这样做,值得吗?”

闻言,冈田似藏的表情变了变:“……你果然很奇怪,不问我坂田银时到底死了没有,也不问我是不是高杉大人指使,不杀我,反而问我这种可笑的问题?我可不会觉得你好心啊。”

“我当然不是好心了,就在刚刚我还在盘算着攻击你会有什么后果。”

九樱直白的交代让冈田稍作沉默。

只听女人接着说:“可我发现了,你右臂上的东西就像一个活物一样,我觉得它每时每刻都在吞噬着你的生命。”

“……”

“我觉得你,很可怜。”她诚实地说。

同情——

来自“敌人”的同情——

这种“觉得你很可怜,可怜到不需要我亲自动手”的怜悯,彻底激怒了男人。

九樱看到他朝自己转过身来,绷带啪地一声撕裂,从右臂的血肉里生出来的粗壮筋络,在阴暗的房间里甚至发出了一丝金属腥臭的味道,尖端向着九樱蠕动着扩散,仿佛下一秒就要化作一把锋利的刀朝她砍过来!

就在这时,门外响起了木屐踏在地上的声音。

冈田似藏的动作一顿,那缓缓蠢动着的“生物”突然收敛了似的钻回他的体内,只露出一大截像树根一样的细胞包裹住他的右臂。

九樱紧握着藏在身边的刀,那是又子命令她随身携带着的。准备迎战的状态随着男人坐回原来的地方而松懈下来,她这才发现自己出了一手的汗。

“哟。”

脚步声在门口停下,高杉晋助的身影映入眼帘。他静静地斜倚在门框,手里托着一味烟斗:“抱歉在你痛苦的时候打扰你。”

九樱看了看他,高杉并没有看她,而是对冈田似藏说:“你的客人来了,听说闹腾得很欢呢。托你的福,在跟幕府的人干起来之前,还不得不对付这么一群麻烦的家伙。”

从高杉说的话里,她知道外面有麻烦了。

冈田当然也明白。他甚至比九樱更加清楚在外面捣乱的是一些什么人。

但现在,可能因为刚刚想要对九樱出手,稍微适应了一些的右臂再次痛苦起来。

男人极力的控制自己的喘息声,轻轻地发出笑声。

高杉又说:“听说你做掉了桂啊。然后还顺便跟银时打了一场,还特意利用了村田。那么,收集到足够的情报了?村田很高兴吧,因为他一心只想让自己的剑变得更强啊。”

他抽了口烟,往九樱那看了一眼。女人也正看着他,但眼神……并没有那么惊讶。

像是回应高杉一样,冈田似藏发出低笑:

“那你又是怎么想的呢?”

九樱和高杉都是一愣。

男人的声音还在继续。

“过去的同志被随随便便的干掉,感到很悲哀吧。”

她开口想要打断,叫了他一声。冈田似藏却像是没听到她的声音,刻意激怒高杉一般:“还是说……”

男人没能继续说下去,反应过来时身后的高杉晋助已经拔出刀来朝他砍了过去——

冈田似藏手臂上的紫黑色生物猛地向外扩张,发出夜樱一样娇艳的红色,终于抵住高杉强势的刀刃。

两人的速度都很快,九樱赶忙站起来,在沉寂的房间内听见高杉晋助的一声惊叹。

“哦……还真是换了一条游泳的手臂啊。”他将刀收回来:“看到你们相处融洽我就放心了,是真真正正的‘一心同体’吗。”

像是什么也没发生过一样。

冈田似藏沉默着,看不清什么表情。可是九樱知道,刚才那一刻,他是真的想要杀掉冈田的。她同样也看到了,从冈田右臂中生出来的并非什么奇怪的生物,而是红樱妖刀本身。

“这个女人我带走了。”他说着,看了九樱一眼,然后回身往房外走去。

冈田似藏用嘶哑的声音问道:“你打算怎么处理这个女人呢,高杉大人。如果对于一心二用的家伙也能像刚才那样迅速地抽刀,我们做下属的也就省心多了。”

高杉冷哼了一声:“你还是先关心一下外面的情况吧。如果你能够全部摆平,这件事我就不追究了。”

九樱也适时地跟在了高杉的身后,轻轻地拉了拉他的袖子。

他的手臂微微一顿,但脚步却没停下,走到门口的时候,他突然开口:“同伴什么的,早晚会走到这一天。还有,从今以后不准再用‘同伴’来称呼我们。我们,不是那么天真的关系。下次再说的话,我就连你身上的那把刀一起砍了。”

说这句话的时候,他正稍微回身,看着冈田似藏的背影。

他的眼神刺寒,话也不知是说给冈田先生的,还是说给她听的。说完之后他略一用力就将袖子从九樱的手中抽了出来,头也不回地往前走。

“晋助。”

九樱跟在他身后快步走,鞋子踏在甲板上发出哒哒哒的声响。

“晋助!”

高杉依旧没有理她。

她只好一遍遍叫他的名字,用软软糯糯的声音:

“晋助,你等等我呀……”

终于,男人突然驻步。

她也紧张地立刻停下脚步,见有希望,可是犯了错又不敢像过去一样的撒娇,只能小心翼翼地问道:“我放走小神乐,你是不是生气啦?”

九樱轻轻戳了戳高杉的腰,像小猫一样地蹭到他的面前。高杉的眼神就像墨绿的湖,湖面上结了一层浅浅的冰。

被他这样看着,九樱感到有点害怕。

可是做错的是自己呀。

她柔柔的笑,眼神没有躲闪,但表情多少还是带了些讨好的味道:“小神乐是我的朋友,没有第一时间告诉你是我的错,对不起,你不要生气了好不好?”

高杉没回应,只是看着她,她便又调皮地眨眨眼。高杉好像被她气笑了,眸子里的寒气也拢了起来,他叩住她的肩,对着她的唇猛地吻了下去——

她吓了一跳,一时间竟然忘了接吻要闭上眼睛。

高杉精瘦的身体将她笼罩在一片阴影之中。

他的舌尖缠绕上了她的,吻了好一会儿她才终于伸出双手,害羞地抱了抱他的腰。

……

一吻终了,高杉抚了抚她被江上的风吹得乱了一些的头发。

“你先回去吧,我还有事要处理。”

她低着脑袋,难说是不是因为被男人亲吻太过羞耻,原本轻柔的嗓音也跟着变得低涩:“晋助,你说晚上的时候看烟火,结果你骗了我。”

他挑眉:“啊,因为突然下雨了。”

“我不管。”她说着,抬头看他:“我说不要对他们出手的时候,你默认了。烟火——今晚已经看不成了,我想要偷偷放走神乐惹你生气,我们扯平。但如果你再骗我一次的话……”

高杉晋助只是笑。

接着,他低头,在九樱的额头上浅浅地亲了一下。

她走后,九樱脸烧得通红,手轻轻地摸了摸自己的嘴唇,还有额头上他刚才吻过的地方,想起了小时候做约定,都是把小拇指勾在一起,然后两人分别用嘴唇亲吻拇指的指腹,再将拇指按在一起,就像“盖章”一样。

盖过“章”的约定就必须要实现。

银时和桂君都不会死的,伤害他们的这种事也绝不会是晋助指使冈田先生做的。

因为啊,晋助很温柔。她始终相信着这一点。

所以刚才,晋助是在“盖章”呢!对吧?

作者有话要说:下一章一定会有肉的!!!!believe!~l3l4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0-2018 青丝小说网ALL Right seve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