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由根据搜索引擎转码而来,只为让更多读者欣赏

当前位置: 青丝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银魂]你睡吧我负责》 >

第五十三训

第五十三训

榕桑 直达底部
九樱没有想到,她真的看到了烟火。春雨第八师团的一支分舰上,圆弧形的窗外是春雨与一颗星球的军团对战,巨大的火星子铺天盖地。

这就是残暴的宇宙海贼。

可怜的星球军团毫无招架之力就被轰得举了白旗。

而此时自己正被男人抱在怀里,的后背贴着他胸前的温热,高杉伸手拉下窗户的遮板,偏过身体压在她的身上,低头衔住她的嘴唇,动作一气呵成,没留一丝反抗的余地。

她半是被迫地感受他的亲吻,隔音极好的飞船,如果不看窗外,甚至不会知道这艘分舰刚刚正在对着一颗星球发射导弹。

高杉攫着她的下巴:“舌头,伸出来。”

九樱乖巧地伸出小舌,任他吻得更深。

啊啊——

这样的日子,还要持续多久。

他进入时依然不留情,将她白皙的前胸揉得发红,好像越是娇嫩的地方,越有破坏的。跟她接吻时却很温柔,九樱跟不上他的节奏,一面仰着头迎合他唇舌搅动,一面被迫抬高腰身让他插得更深。

狼狈得要命。

这些日子因为飞船一直在宇宙中行驶,没有可以给她换上的衣服,她基本上天天都是裸着身子的。她有提过想穿衣服的要求,高杉的反应很冷淡,也许这正合了他想要困住她的意思。

直到与春雨的干部们见面的前一天。

“你应该也不会想让我光着身体的样子被别人看到。”她请求。

实在是需要一件衣服,哪怕只能蔽体也可以。毕竟房门只是从外面叩紧,根本不能算是上了锁,纵然九樱非常被动,在外面的人却随时都可以打开这扇门。

这令她没有安全感。

她猜得很对。

这些天总有一些天人对这间没有打开过的舱门感到好奇,尽管他早就严词警告,在不属于自己的地牌金屋藏娇总归有些风险。

高杉穿上衣服,表情还是很冷漠。

九樱以为他不会同意,声音小小地说了一句:“我人已经在宇宙中,给我件衣服又能怎么样。”

略带着些怨怒的语气听起来却像极了娇嗔。

他回头看了她一眼。

“知道了。我会想办法的。”

-

高杉在想,也许她并没有真的怪他。

即便他想杀了她的朋友。

他没有奢望过任何人的理解,眼前只有两条路——自己选择的路,和别人选择的路。他早就决定要孤独,就不会害怕独自一人。可是如果对象是九樱,至少他可以幻想,或许在她心中,他比银时和桂要重要一点。

虽然从没有展望过未来,和产生“要回到过去”这种无聊的想法。但他们之间还有那么一丁点的可能性——这一瞬间的确定令他心情大好。

连跟恶心的天人对话也显得不那么难熬了。

“第七师团的那些恐怖的杀人机器最近实在是太嚣张了。”春雨的高级官员——阿呆提督这样抱怨道。

长了一颗狼头的勾狼贼眉鼠眼地在阿呆和高杉脸上来回地偷瞄,小心翼翼地拿捏语气:“他们也不是嚣张这一时半会儿了。不只是我们第八师团,其他十一个师团也开始对神威和他的部下们不满了呢。”

他们正在讨论的是宇宙的战斗种族夜兔。春雨第七师团的成员都由这个遵循本能、渴求鲜血的种族构成,其团长神威便是其中之最。

“他最近好像有意向奔着地球去,真不知道又想要做什么。话说回来,地球不是你们的主场么?鬼兵队的总督大人。”

被提到名字的时候高杉正坐在两个天人身边,漫不经心,脑子里想的是在这分舰上的某个房间里的女人。

他是该给她一件衣服了,美好的身体不可以被这些丑陋的天人看了去。

“我对你们春雨的内斗可没有兴趣呐。”他以没有起伏的印调淡淡地回道,绿瞳抬起,在两个天人的脸上一一扫过:“不过既然已经决定要跟你们合作,需要我帮忙的我不会推辞。地球上的事我暂时有自己的打算,很快鬼兵队就会回江户,这艘分舰就先借我用用吧。”

他话音落定后起身,两个天人愣了愣,没想到乘飞船前来接洽,居然几分钟就结束了。

“哦……哦好吧。”阿呆提督表现得的确如他名字一般像个白痴,正了正身,试探着问道:“我听说你想引出幕府的那帮走狗,不需要春雨的帮忙是吗?”

高杉闻言,笑了。

他看了一眼眼前的白痴,只说:“等到用得上你们的时候再说吧。”

摆明了是在利用,可这利用表现得也太露骨了。他们分明能从他的眼神中读出轻蔑,自大到恍惚,以为是自己看错了。

勾狼在高杉的身影快要消失于视线前猛地反应过来,对着他喊道:“这艘飞船可不能完全交给你啊混蛋!让我的人把你们送回江户就行了吧!喂!”

-

他回到房间的时候九樱已经穿上了衣服。

“……是来岛小姐来送的。”没等高杉问,她就先说了。捏着衣衫的一角,长久闷在一间房里,声音难免镀了层哑。

她解释着来岛小姐还送了些饭,但是不太好吃。

高杉听着,看了看盘里所剩无几的食物,即便是不好吃也还是都吃掉了,想着她这些天瘦了,都没有好好吃饭。现在至少吃东西,是不是也算是一种让步呢。

他坐到九樱的身边,刚准备拿出烟斗,手臂就被她搂住了。

“你说要跟我看烟火,什么时候?”

高杉有片刻怔忪,随即点燃了烟斗,问道:“你调整好了么。”

女人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这个问题,如果短时间内就调整好了看起来未免有些虚假,但她在这艘飞船上待的时间已经不短,被监禁一样的生活,每一次身体碰触和每一次耳畔厮磨,都是一种精神的凌迟。

再憋在这里会死掉的。

所以她妥协了。

“嗯。”她说:“太闷了。我都不知道春雨的飞船和快援队的飞船有什么不一样。”

后一句让他想起了过去的九樱,总是天然地撒娇,自己却毫无意识。这理由单纯得让高杉想笑。

他就真的笑了,冰冷里夹带着说不清道不明的柔软。

“过几天回江户就放烟火给你看。”

——还要过几天啊。

九樱的表情在一瞬间写上了失望与失落,头低下来,不出声了。

“到时候再让来岛给你买衣服。”他又说。

但九樱的反应仍然兴致缺缺,知道再强求只会被拒绝,最后还是强挤出一丝笑容,微弱地“嗯”了一声。

“晋助你真的是个很过分的男人。我听说,地球上有一种心理疾病。人质爱上了将她劫持的犯人,依赖他,纵容他,有甚者助纣为虐。”她细密的睫毛之下,是皮肤上映出的一弧阴影:“我想,我大概就是得了这种病吧。”

声音又悲伤,又苍凉。还带着些无可奈何。

“你的意思是,我把你劫持了,所以你才爱我?”

她摇头:“大概比那更加的无可救药……我应该是比这早上很多很多年,就已经爱你了。”

“哦?”高杉晋助斜起嘴角,低低地笑着:“有多爱?”

九樱微怔,而后稍稍起身,将上半身朝他倾了过去。

双手轻轻搭在他的肩头,扬起脸来,自然而然地闭上眼睛。她的睫毛颤了又颤,红红的嘴唇小小地嘟起,意有所指地向他凑过去。

索吻。

高杉没有动作,看到她的眉毛微拧,不甘心地靠得更近,放在他肩膀的双手也用了些力。双唇,主动地印在他的下巴上。

九樱停了停,又再靠上。这一次准确无误地亲到了他的嘴巴。

她睁开眼,视线只敢落在他的嘴边,不敢对上他的眼神。

高杉现在是什么表情。

戏谑的,还是情动?

九樱大着胆子去碰他和服的领口,看着他胸前的皮肤露得越来越多,下意识地吞了吞口水,小动作忠实地反应在了白皙的颈部,被眼前的男人尽收眼底。

“为了不把这件衣服弄皱,”他的手在她腰间摩挲,“你最好现在就脱。”

眼睛注视着她,墨绿的瞳仁里掀起浪涌,

九樱闻言,认命一样地闭上双眼,慢慢地将身上的衣服脱了下来。

“今天我来为你服务。”她说,讨好一样地跪在他的面前,“然后……希望你这次能温柔一点。”

高杉没有答复她,只是按着她的头,让她彻底伏了下去。

-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

今天的她格外的困乏,淋浴时又被男人压在浴桶边缘做了一次,她全力地配合,被征服的感觉与以前隔靴搔痒的非常不同,那是能够将身心毁灭的力量。

迷迷糊糊间听到高杉在说话。

“……明天开始不锁舱门了,你想参观这艘分舰都随你意。不过不要跟春雨的人起冲突。”

争取到一点微乎其微的自由。

她松了口气,又为这一刻的松懈提心吊胆。忍耐疲惫伸手去揽高杉的脖子,搂着他亲了亲,没等到高杉也亲她,只觉得对方沉默了很久。

后来,他好像问她,不讨厌我了?

可惜,她那个时候已经睡沉了。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0-2018 青丝小说网ALL Right seve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