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由根据搜索引擎转码而来,只为让更多读者欣赏

当前位置: 青丝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银魂]你睡吧我负责》 >

第五十四训

第五十四训

榕桑 直达底部
主动取悦还是有些作用的。九樱醒来,发现房间的舱门真的没有锁,不过这实在是困兽之斗,身在宇宙,就算门没有锁她也无处可去。

那么为什么还想要这样的结果?反思这个问题的时候,有那么一瞬间以为自己是坏掉了。她想象自己跑出房间,来到飞船的舱门,然后将其从内打开,接着身体被猛烈地外力吸引,没等被吸进浩瀚的宇宙,飞船就因为受到强压而整个爆炸。她想象自己跟高杉晋助一起被炸成碎片,她的绯色裙摆浮在一片漆黑之中,如同樱花的花瓣,高杉衣服上的蝴蝶就立刻依了过来。

幻想这些不切实际的画面时,九樱突然察觉门外有人影晃动。

“谁?”她问了一句。

透过门的缝隙,黑色的人影定住了,过了两秒钟,那人说:“高杉大人让我们来叫你。”

“在门外稍等。”

那头噤声了。九樱穿好衣服打开门,本以为会是鬼兵队的人等在外面,没想到却是两个天人。她的拳头下意识地一握——

是春雨。

两个宇宙海盗看了看她,极短暂地相觑一眼,自觉让开了路,恭敬地让九樱走在前面,并没有让人不悦的表现。

但他们的存在已经是她的“不悦”,这艘飞船因为跟他们扯上关系而变得充满恶臭。九樱连看他们一眼都不想,径直走向前。

“九樱小姐,”其中一个海盗在身后试探性地搭话,“你知道要去哪里吗?”

这么一问,她的确不知道高杉在哪,自从被强行带走,她几乎没有出过那个房间。于是她只好停下来,“那你们带路。”

海盗们没有说话,就在这时,脖子突然传来尖锐的疼痛,几根细针正正好好扎进她的脖子里。

连叫痛都来不及。

不,该说连喊出来的力气都被瞬间抽走。

九樱脑中第一个想到的是胧,善于用毒针来催眠或是伤害。

接着迅速地联想到了天道众。

然后身体被其中一个海盗扛了起来,两人带着他迅速地进了一个漆黑的通道。在通道的两侧有长长的玻璃,她被扛着的窘态映照在上面,窗外是数不尽的飞船,自己所在的正是其中一艘……

最后想的是晋助。

……我可能要死了,你个混蛋。

“一、二、三……”

“啊……”

“再来一次,一、二、三……”

“啊啊……啊……”

“再来!直到她能说话为止!”

……

好痛……好痛……身体受到了从未承受过的折磨。

被一块布蒙住了眼睛,世界像被墨色浸染过一回。唯一知道的是她现在不在原来的分舰上,而是到了一个完全陌生的飞船。那些天人身为鬼兵队的同盟,居然用下作的手段将鬼兵队舰上的人强行带走,他们用抹了麻醉的细针令她的四肢处于被麻痹的状态,又用电击的方式强制她恢复清醒。

九樱的口中仅能发出无趣的单音节,因为一直在呻吟,嘴巴连合上的机会都没有,口水溢在嘴角。

“报告团长,麻醉的效果太强了,可能需要电击一个晚上。”有人在说话,

另一个人的声音凶狠地响起:“怎么!你还怕累?!累死你们也不能让这位大人物等待!给我加大点电力,别电死就行了!”

九樱意识昏沉地从他们的对话中捕捉信息。她也感觉到了,跟她在同一个空间内的除了正在对她用刑的人和这个春雨某个团的团长外,还有另一个人。只不过这个人很沉默,自始至终都没有说过话,连呼吸都是经过长期锻炼、近乎被抹掉的微弱。

又不知过了几个小时,那样持续的电击终于停下,施刑的人也好像离开了。

但是有一个人还在。

是因为麻醉的效果慢慢消失的缘故,难以形容的疼痛感渐渐尖锐起来。

“琊。”

低垂向下的指尖微微一动,九樱一点一点扬起脸来,用被布裹住的眼睛看向出声的人。

她相互扣合的上下齿在发抖,用要将其咬碎的力度:“天……道……”

——是他们!

知道那个禁忌的名字,毫无疑问是跟天道众有关的人。但是她想不通,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为什么他们能将她带走得这么轻易。

“你们……怎……怎么会……”

“乌鸦翅膀再硬、飞得再高再远,也依旧在天的注视下。”声音粗犷低沉,散发着阴郁的气场,男人沙哑的笑声自头顶上方传来,气息吐在她的头顶,“你是逃不掉的。还真的是,找了你很长的时间啊。”

一双冰凉的手碰到了她的后脑勺。然后,黑暗中有了光亮,一双可怖的眼睛占据了视线,九樱“啊!”地大叫起来。

“不要……”

有一种极其强烈的预感。九樱觉得自己颤抖得越来越厉害,“你们想要的能力……已经不在……为什么……还要……”

但是她立刻就知道自己有多么天真和愚蠢。

“好久没听过你这样的惨叫声了。”那个人拉起了她的头发,“能力的话不要担心。琊——还记得吗,你小的时候我们是怎么帮你开发你的能力的。”

“住手……”

紧紧叩住自己后脑的手……无法挣脱。

来自回忆深处的恐惧感压迫着心脏,快要无法呼吸了。

对方的食指指缝间不知什么时候多了数十根银针,天指望用它们来刺激大脑,企图找回她的一丝灵感。

她好像哭了。

也好像破口大骂。

“自誉为天,还迷信地指望一个女人,你们已经快要完蛋了!——”

对此,男人只是更加阴沉地笑。

“是吗,那你自己又怎么样?你以为你指望的人就能继续生存下去吗?你以为春雨、幕府和天道众之间是那么单纯的关系?”

“你以为如果你没有那种用处,吉田松阳门下的那条疯狗会留你在身边?”

“你以为现在这个已经没有预知未来的能力的你,能了解身边的一切?”

他远比你想象中更加的冷酷无情。

在摧残式的问句中,九樱的喉间发出悲鸣。

所以他才会言而无信,不解释一言一语,更不在意你伤不伤心。

所以他才会对你珍视的伙伴刀剑相向。

所以他现在才不在你的身边,而是在宇宙海盗的母舰上。

——乌鸦啊乌鸦,回到我们中来吧。

——觉醒你的能力,继续为天所用吧。

——我们是不会抛弃有用的你的。

宇宙无边,黑暗无垠,分不清白天黑夜。

在漫长的煎熬里,她不断地叫着某个人的名字……

高杉晋助眼皮一跳。

他那时候刚在母舰上跟一个橙色头发的少年擦肩而过,危险的气息伴随着难以解释的悸动感让他战栗。对方大概也是一样,因为两人都在同一时刻停下了脚步,微微回头看着彼此。

在之后的对峙里他曾说这个叫“神威”的夜兔把要杀了他写在了脸上。

少年的眼睛笑成了一弧月牙。

“你可要好好活着呀。在被我亲手收拾掉之前先倒下的话,那就没意思了哦。”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0-2018 青丝小说网ALL Right severed